下拉阅读上一章

名字就叫霏雪

  牧庸不免有些闹不明白,想那日在朝堂之上,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还看他们两个人亲亲热热的,怎么这会儿到了私底下却是这样清清冷冷的呢?

行不数武,几人已然步至碧水池畔。

皓扬拉着冰清的纤手,轻轻地摇了摇,仰着小脑袋问冰清道:“冰儿,你看那边的梨花开得多好啊,我们去折些带回宫去,等到夜里,冰儿再把它放在床头慢慢看,好不好?”

冰清强颜一笑:“皓扬想去折梨啊?”

“嗯,皓扬很想,很想的,”皓扬说着,用力点头,一面拉了冰清就走,“去,去,去,冰儿跟皓扬一起去。”

不知道是小皓扬忽而力气变大了,还是冰清忽而就没有力气了,冰清只觉得自己被皓扬轻轻一拉整个人就毫无余力地轻易跟他去了。

胤泽看着冰清,招呼牧庸一起在一旁的云石圆桌边落了座。

牧庸方依言坐定,但看胤泽挥退身边的长汀、甄彧等人,目视远方,淡淡启口道:“太傅,朕有一事不明,特向太傅请教来了,还请太傅对朕,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冷然的话语,清淡的态度,叫牧庸不由心上一沉,想胤泽自那日清风入朝献礼后就开始派人在暗地里彻查那个名唤林景萧的所谓客商,对清风的身份胤泽已然是早有怀疑的,而清风又是经他举荐,胤泽必会因此来向他讨个明白的,故而,牧庸暗自料定胤泽所要问的,当是清风不假。

牧庸正想着该要如何应对胤泽可能问及的有关清风的任何问题,却看胤泽垂下眼眸这样道:“朕想知道,有关冰清身世的所有事。”

“……”这样的出乎意料,牧庸一时答不上来,心里有许许多多的疑问,却不知当从何问起。

反是胤泽勘破了他的心思,只道是:“朕清清楚楚地记得,太傅曾经对朕说过,皇后没有出现之前,太傅自当一心辅佐朕,可自太傅遇见了皇后,就什么都变了,太傅说,太傅真正该要侍奉的人不是朕的皇爷爷,也不是朕,太傅最当侍奉的人,至始至终,从来只有皇后一人!

太傅的过去朕不知道,皇后的过去朕也不知道,朕却知太傅跟朕的皇后都来自蓝翎,朕亦只能以仅有的所知来向太傅将那所有的不知求个明白。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这不正是太傅该做的吗?”

“陛下……”牧庸稍有迟疑。

胤泽看着树下折梨的冰清,决然道:“太傅说吧,就在这里,就是这个时候。”

牧庸只能颔首,心下一叹,抬手向胤泽抱了抱拳,缓声道:“陛下,人人都说我蓝翎最美的是‘飞雪’,却不知这‘飞雪’,不仅是指雪,更是指人呐。

因为升平年间,蓝翎珈蓝皇帝的公主,名字就叫霏雪——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名字就叫霏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