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傍檐依壁待清风

  座上的胤泽,信手翻了翻案上的奏表。

这不翻还好,一翻就翻出了个醋坛子来。

但看各宫各局呈上来的各类奏表之下,压着一块雪色锦帕,上面膏腴丰润的字迹清晰,赫然书就的便是这样两句诗:寂寂无聊九夏中,傍檐依壁待清风。

胤泽蓦地心弦一颤。

清风?又是清风!

胤泽忍不住心头戾气横生,想冰清自蓝翎回来,这睡梦里喊凌风是喊得少了,可莫名其妙地就时常念起清风来了。

凌风是所谓的国舅,那清风又是谁?跟他的皇后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还是暗契鸳盟,指腹为婚?

他的皇后啊,口口声声对他说她爱他的,可她既然爱他,为何她的心里却总还藏着另一个人呢?

为了爱她,他都能跟向梅语断得一干二净的,可是他的皇后呢?却是这样三心二意地对待他的。试问这普天之下,有哪一个男人能够容忍自己心爱的女人心里爱着别人,却还心安理得地隐瞒着他,欺骗着他的。

胤泽心中怒不可遏,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手上的锦帕竟不知不觉就被胤泽揉成一团。

便是胤泽如何的隐忍,也不难让冰清看出他的悄然色变。

“陛下……”

冰清近到胤泽身边时,胤泽目不斜视,态度陡然清冷起来。

冰清莫名了一瞬,扶上胤泽的肩,轻声细语地问:“陛下,怎么了?”

“陛下是不是累了?”冰清臆测着,伸了手摸向胤泽额际。

胤泽看似有些烦闷,当即捏住冰清的手挪了开去。却又一把将她拉进怀里,抱坐在身前。

对着胤泽忽而森冷的态度,冰清备感压抑,“陛下?”

她看胤泽,胤泽却不看她。

好半晌,胤泽才口气淡淡地问她道:“皇后曾说皇后爱朕,皇后也曾说朕对皇后很重要,朕却一直不曾问过皇后,这很重要到底是多重要?皇后可是真的爱朕吗?”

“陛下……”冰清想他方才还好好的,自皓扬进来一下他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暗忖胤泽恐或又是在吃小皓扬的醋了吧。

这样想着,冰清不解自宽,心下一叹,对着胤泽看定她的目光,冰清环上胤泽的项颈,以吻相答。

可胤泽却只是看着她,无动于衷。

冰清为胤泽唇瓣上传来的薄凉而心头一颤,退开胤泽去看他时,也见他面色冷然。

冰清蓦地骇然,心忽而沉到了底,却弄不明白缘何得胤泽如此对待。

尴尬而错愕并存的一瞬之间,冰清黯然垂眸。

胤泽却又在这个时候掌着冰清的后脑,低头强吻她,那抱紧她的力度,就仿若是要将她揉进胸膛一般。

一失往日对她那般的温柔……

经此以后,胤泽在人前少有笑脸,对着人也都不爱说话了。

傍檐依壁待清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