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贺江山千岁寿

  “陛下看图的时候再另行看看草民作的赋,岂不也很妙啊?”

武将班列里,无色一个不小心,就忽而嗤笑出了声。

一殿的人巡声望去,只看荣亲王回头将贴在他背上的无色将军嗔怪地拨拉了一番,无色方才又归位站定了。

清风微微红脸,当即复单手抱于胸前,低首道:“东君陛下,皇后娘娘,草民对陛下和娘娘一番心意,赤胆忠诚,草民便是错了,也请陛下和娘娘为草民多多指点才是,如何叫人这般嘲笑草民,这要草民情何以堪呐?”

胤泽睇着底下的所谓客商,眸光微微收敛,却是噤声不语。

冰清不忍,清雅启口道:“贺江山千岁寿,当寿比河山,林公子不如就在画上,题字:‘王者寿山河’如何?”

“王者寿山河?”清风抬眼,呐呐道:“贺江山千岁寿,当寿比河山?王者,寿山河?”

冰清对着他忽而惊艳的目光,笑而颔首。

清风俊眸一亮,倒也爽快,悦服道:“好!就题‘王者寿山河’,草民多谢皇后娘娘指点迷津。”

冰清笑而不语。

胤泽自龙椅上起身,揽过冰清,向清风“问”道:“林公子觉得,朕的皇后如何?”

清风忖了忖,方道:“皇后娘娘,乍看,只道是眉将杨柳而争绿,面共碧桃而竞红;—肌妙肤,柔骨纤形;清贵高华,雍容大雅。

秀口一吐,方知,‘秉不羁之操,物莫同尘;合绝唱之音,人皆寡和’;龙游曲沼江月寒,冰清玉润质非凡。

应惭西子,实愧王嫱;瑶池不二,紫府无双!”

清风用力夸赞了冰清一番,还不忘在后面加一句:“东君陛下,好福气!”

一句“好福气!”,有意无意地就泄露了些许吃味的小小心思。

胤泽不动声色地把冰清往怀里拥,对着清风威严凛然;清风则“恭谦”地低下头去;而冰清,经过之前那般的失态,此刻是垂下美眸谁也不看。

可她眼里虽再无这林景萧,心里却已然深深地印上了那林景萧的烙印,只此一会,注定是冰清又一场劫数的开始。

==================================*冰*清*皇*后*============================================

“林景萧?潇瑾泠?潇瑾泠,母妃……”

一连好几日来,冰清都魂不守舍地在心里这般声声的呢喃。

这一天,支颐着手,独坐在凤仪宫的偏殿里处理宫务,一个不小心就又走了神……

蓦觉,一只硕大无朋的手忽而遮挡住了她所有的视线,让她眼前一黑,就再什么也看不见了。

贺江山千岁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