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祸福相依的难事

  冰清一身凤衣若火,牵着素衣朱绣的小小皓扬,径直往“陶然亭”里款款而去。

牧庸远远地迎出亭来,揖手给冰清见礼,“皇后娘娘。”

冰清亦稍稍欠身致意,“太傅。”

牧庸颔首,对着冰清轻浅而笑,“皇后气色好多了。”

冰清红唇微抿,“冰清能闯过这一关,还真要好好谢谢太傅才是。”

牧庸面染愧色,摇头自叹,“牧庸倒是没做什么,皇后该谢的人可不是牧庸啊。”

冰清垂眸,是忽而连带着想起了去年凤凰花树下,当着四叔明轩和皇兄胤祺的面,那个强吻她的人。

想他曾一而再,再而三地相救于自己,可自己却从未有机会报答过他,这辈子对他的亏欠怕是再也还不清了。心下一叹,也不知他如今身在何方,只求他万事如意,一生平安才好。

冰清思量明锐的同时,牧庸亦在思忖着一心要见冰清的清风。

想自己曾答应过清风不准在事前将之相告于冰清,这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何况还是少主之命,他自是说不得的。也不知这样的安排于冰清而言是否会妥当了,只是不管妥当与否,清风都是冰清无法逃开而不得不去面对的。

只期盼着,他聪慧玲珑的皇后,这一次能更为深明大义地好好处理这件祸福相依的难事了。

牧庸微不可闻地轻作一叹,移目皓扬,“这便是宝亲王了吧?”

冰清转向皓扬,好声道:“皓扬,快见过太傅。”

皓扬会意,就着冰清方才于凤仪宫教他的那般,踏进一步,双手抱拳,弯身一拜道:“皓扬见过太傅。”

牧庸赞赏着笑而颔首,向着皓扬做出请的姿势来,“宝亲王里面请。”

皓扬亦小手一扬,恭谦道:“太傅请。”

年纪虽小,可举手投足是有板有眼,叫人心中欢喜不已。

牧庸领着小皓扬头前入亭,冰清亦噙笑相随。

而莫愁让一干宫女太监远远地退于一旁,自己抱着一柄长剑就在亭外的长廊上来回地走动着。

暗想着昨夜在九都聂府发生的事,时觉气闷不已,时而唇角勾笑。

不经意的抬眼,乍见假山之畔,素馨花黄,有暗影伏潜。

当即警戒。

莫愁杏眼圆瞪,低低喝出声来:“什么人?”

对方自知被人发见,赶忙猫着腰身,伏地遁走。

莫愁纵身上得山石,飞身越过那忙于潜逃的黑衣之人。

高喝一声:“哪里跑?”

前路被堵,黑衣人立马收住脚步,迅捷闪身,躲开莫愁企图抓拿的手。

转身,以臂轻撞莫愁之肘,莫愁手中才半出鞘的剑只一下就再度返回了鞘中。

出手之快,眸色之异,便是一瞥,也令莫愁心惊,“啊?”

祸福相依的难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