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算是胜之不武

  忽略“清风亭”三个大字,目之所及,是凌风在亭前来来回回地徜徉着。

那般的自适,似是永远不打算停下来了。

夜风轻拂着他恍若玉壶冰青的黑发,月光洒在他比似汉白清净的衣袍,有如清辉泻地,出尘而孤寂。

忽而,隐闻香风暗度,楼檐上足轻踏影行而带起些微的擦摩之际,凌风左耳一动,当即警觉起来。

屏住呼吸,候不多时,脑后方果有人自横斜里蹿出,一道高山流水,对着凌风稳稳而下。

凌风侧身一仰,堪堪避开攻击,而后反客为主,迅速出手,一把抓在那落在地上还来不及回转身去之人的肩上,一个擒拿手就将人给牢牢摁住了。

掌下,那窄窄的肩,细细的腕,还有发间清幽的香,让凌风蓦地脸上一红,往灯下一照,却是莫愁不假。

凌风赶忙松开手来,讷讷出声:“莫,莫愁?怎么是你?”

莫愁底气十足,但问:“那你以为是谁?”

凌风答不上来,只道:“你要回家来,叫铨叔给你开门就是了,一个姑娘家夜里飞檐走壁的,岂不多有不便。若非我方才出手留了心眼,一旦将你当成夜里行窃的贼人,失手伤了你,那可怎么是好。莫愁向来稳重,不比馨羽冒失,下次再莫这般出其不意了。”

莫愁点头,似是自言自语:“莫愁还以为凌风心里只体贴冰清,不会心疼人呢,今日看来,似乎我是错了。”

凌风负着一手,垂下眼帘,但听不语。

莫愁踏进一步,几分调笑道,“很长时间没跟凌风交手了,凌风这出招的速度可是越来越快了呢。不过,今夜,你赤手空拳,无妨无碍,我可是捧着一只大酒坛子呢,便是你赢了我,那也算是胜之不武。”

凌风低眼一瞧,这才见了莫愁怀里抱着的一大坛酒。奇道:“你带一坛子酒做什么?”

莫愁唇角一抿,双手捧着酒坛往凌风面前一送,“给你的。”

“给我的?”凌风复问了一句,待得莫愁再度点头肯定,方伸手接过,还不忘再问上一句,“这是什么酒?”

一向豪爽的莫愁忽而扭捏了起来,“你猜。”

凌风莫名了一瞬,揭开酒坛子轻作一嗅,立马就有了眉目,“雪雕?蓝翎的雪雕?”

莫愁颔首,眸光中不失赞赏之意。

凌风俊眸一亮,脱口而出:“是冰冰让送来的吗?”

莫愁脸色陡变,侧过身就不搭话了。

看着忽然态度清冷的莫愁,凌风惑然:“莫愁怎么了?”

莫愁戾气横生,只觉心头一口气堵得难受,便是想开口也说不出话来。

气氛一时尴尬非常,沉闷不堪。

凌风不知自己哪里唐突了佳人,正恐忧得紧,忽听……

算是胜之不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