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中道君臣惜别

  直到,觉芳香之幽若,闻环佩之铿锵,胤泽知道,是他温婉馥郁的皇后来了。

看见他一声不响地离去,她就一定会来找他的,所以,他等着她。

“陛下……”冰清走到胤泽近前,止步凝噎。

胤泽抬头,目光沉郁,沉吟片刻,但问:“胤祺和馨羽,进宫了?”

冰清点头,“胤祺在陪皓扬,馨羽和莫愁,还有紫晴姑姑一起,帮着淑妃梳洗更衣,好好给淑妃打扮了一番,看上去,还跟活着的时候,一样美丽。”

胤泽垂下眼眸,伸手把冰清轻轻拉到跟前,环住她的纤纤细腰,就将头深深地埋进她怀里去,好半晌,没有说话。

冰清抱着他,静静相陪。

渐渐地,渐渐地感觉到怀里的人在暗暗饮泣,是等人哭完了,他才开始哭的,直哭得冰清心疼不已,想胤泽在人前刚强不屈,威严沉稳,到了人后,却也有这般脆弱的时候,怎么能叫她不心疼呢?

“陛下,”冰清轻抚着胤泽的头,喃喃道,“陛下心里难受,冰清陪陛下去祭一祭四叔可好?陛下祭过四叔,便再不要这样煎熬了,过去的总要过去,可以不忘记,但不可以不放下,陛下胸怀天下,心系黎民百姓,社稷营生,无论家事国事天下事,陛下都当以龙体为重才是。”

夜夜睡在胤泽怀里,胤泽偶有的梦呓也漏不出冰清的耳际,四叔明轩的死,对胤泽是何等的打击,唯有她的心里,清如渠,明如镜。

==================================*冰*清*皇*后*============================================

凄咽流空清韵。残声送暝。恨斜阳,暗催光景。

阴风顿起。吹拂着胤泽乌黑亮丽的鬓发,冰清曳地的裙裾同地上翻飞的箔纸糅在一起,仿若铅华委地,带不走一世的光影。分不清,哪里是实,哪里是虚。

胤泽揖手,慢慢哽咽:“丈夫处世,义气相期。四叔与朕,外托忠臣之义,内缔骨肉之亲,行计从之,祸福共之。挽天衢狂澜于即倒,扶胤泽势孤于将倾。

朕赋殊特之遇,委以腹心,四叔甘荷重任,统御兵马,志执鞭弭,自效戎行。以王相之身,操虎将之勇,规定西冥,北图蓝翎,天衢江山千钧重,四叔手托八百还挂零。

奈何,郁郁佳城终有碧血,蓝翎寒月,中道君臣惜别,虎帐谈兵歇。”

“四叔为朕披肝沥胆,出生入死,胤泽却连淑妃都护不周全,胤泽愧对四叔,愧对皇爷爷,胤泽……”

胤泽忽感一阵昏眩,以手加额,势要往祭案上倾去,冰清赶忙伸手相扶,“陛下……”

中道君臣惜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