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明日再官复原职

  “陛下,若没有冰清,凌风断不会中道弃军丢将;若没有冰清,睿王绝不会有今时之祸;若没有冰清,胤祺自不肯不顾君臣大义,欺君罔上。

一切都是冰清惹的祸,冰清罪该万死,陛下最该惩处的人是冰清才对,冰清对不起凌风,对不起胤祺,对不起睿王,对不起淑妃……”

把所有的责任一并揽在自己身上,冰清呜呜咽咽地就哭将开了,一张小脸上梨花带露,真真好不伤心。

胤泽大感心疼,掌着冰清的纤腰,将她直往自己怀里纳,竟不知不觉就跟着红了眼眸,“皇后别说了,别再说了,一切都是朕的错,是朕对不起四叔,是朕对不起淑妃,是朕对不起皇后,朕才是最该死的那个人。”

听胤泽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冰清蓦地止住了哭泣,倚在胤泽肩头,喃喃出声:“陛下……”

胤泽顿了一顿,忍下心头的悲戚,方开始安抚冰清道:“皇后不哭了,皇后寒疾初见好转,尚且虚弱得很,当心哭坏了身子。”

冰清被胤泽抱着,看不见他的脸,而听到他声色微变,便想退开一些些来看看他,“陛下……”

可冰清才动了动身子,就被胤泽再度扣回了怀里,只听得头顶上方传来的胤泽的声音,带着几分嗔怪的意味,对着跪在地上的光着膀子来负荆请罪的两个人,没好气道:“你们两个还不给朕退下,没见朕的皇后在这里吗?下次再敢不穿衣服到处乱跑,看朕不叫你们蹲水牢。”

“凌风告退。”

“胤祺告退。”

两个人微感脸红了一瞬,默默起身。

他二人方才转过身,胤泽抱着冰清就往龙椅而去,同样是将她抱坐在腿上,大拇指滑在她脸颊上给她拭泪,这便好声解释劝慰开了:“皇后不伤心了,朕虽说禁了胤祺的足,可胤祺乃我是天衢堂堂的荣亲王,他想做什么谁还真能阻拦了他去不成?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是了。

而国舅是皇后的哥哥,皇后的哥哥就是朕的哥哥,皇后心疼,朕也舍不得,可朕总不能因为这等裙带关系就坏了规矩。

国有国法,军有军纪,不能为任何人独破先例,否则,朕日后如何服众呢?

朕总得在人前做做样子,稍稍惩罚惩罚国舅不是?今日丢官罢职,明日再官复原职嘛。”

尚未走出门去的凌风和胤祺二人,听了胤泽这样的话后,就不由自主地止住了步子。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转头,对视一眼

——面面相觑。

==================================*冰*清*皇*后*============================================

夜里,忽然间下起了雨。

明日再官复原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