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胤泽亦将目光一转,正见刀见愁把着剑就要寻死。

常汀和无色同时赶到胤泽跟前来,一个接一个地问:“皇上,还好吧?”

“皇上,你没事吧?”

胤泽谁也不顾,对着刀见愁就火大了:“刀见愁,你看过来,朕都没死,你死什么?!”

刀见愁巡声,展眼看向胤泽,双腿一软就跪倒在地,向着胤泽单手捶胸道,“皇上大人,男子汉大丈夫敢做敢当,愁刀有罪,愁刀刺伤了皇上,害得皇上险些丧命,愁刀有罪,跟他人无干,请皇上赐愁刀一人死罪。”

险些丧命?哪里就有这样严重的。

胤泽哭笑不得,“刀见愁你真是好样的!

丈夫意气相期,勿以小嫌介意。你难道不懂的吗?朕看你平素沉稳,关键时候怎生也这般犯浑的!

想你当初不知‘战神’是朕的又一身份的时候,不也挥刀追着朕砍吗?怎么你当时不觉得自己该死,今日刺伤了朕就要死要活的。难道只因朕是手掌生杀大权的皇帝,只因今时的皇帝不同往日的‘战神’,伴君如伴虎,所以你小心翼翼,所以朕就再不能与你们兄弟回到当初了吗?”

刀见愁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皇上……”

原本想趁此机会上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以期能彀得皇后芳心如故,却不想被刀见愁这样一搅和,反倒弄巧成拙,险些赔了夫人又折兵。

胤泽无可如何地叹了一声,“也罢,回不到当初,那我们君臣就一同走到最后罢,再不要像今日这般做出这等嫌隙旁生的事来。”

刀见愁用力点点头,“皇上,愁刀,记下了。”

怒刀等人听胤泽那样一说,也觉心间欢喜,赶忙搀起刀见愁来,“没事了,愁刀。”

“二哥,没事了。”

胤泽掌着冰清的肩,想扶她起来,“冰儿?”

冰清垂眸不动,淡淡启口,“冰清记得,陛下曾经说过,以后再不跟冰清‘胡说’了,而陛下今日所为,可是在戏弄冰清吗?”

戏弄她也就罢了,居然还拿自己的安危来开玩笑的,冰清实在是忍不住要生气,想胤泽只顾自己胡闹,从来就不体谅她会是怎样的为他担惊受怕的。

他难道都不懂她心意的吗?

“冰儿,你听朕解释……”胤泽企图拥她入怀,冰清淡淡地推开他,径自起身离去。

“冰儿?冰儿!”胤泽赶忙随之起身,紧追而去。

期间,胤泽追上冰清,长手一伸就将冰清用力地拥进怀里,单手抱紧她,不觉颤声:“冰儿,你给我一次机会,你听我解释好不好?我……”

胤泽一时又急得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想自己平日里说话办事无不是有条有理,善谋善断的,可今日却是有百般的能耐竟全都使不出来了。

赔了夫人又折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