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如今是失宠皇帝

  胤泽平日里说话办事无不是有理有条,善谋善断的,可如今一对上冰清却是有百般的能耐竟也全都使不出来了。

冰清挣脱胤泽,转身要走,胤泽一把扯住她的一只素袖,眼巴巴地望着她,“皇后……”

冰清侧目,惊见胤泽忽而对着她就屈膝跪下地去。

冰清悚然一惊,身子一震就险要往后倾倒。

胤泽牢牢地拉着她的一只纤手,目光沉郁:“皇后,你相信朕,朕没有戏弄皇后,朕对皇后是真心真意的,朕有此安排只是想皇后能再像以前一样爱朕,只是这样而已,除此之外,朕对皇后再不敢有半点欺瞒。

皇后,朕错了,你就原谅了朕吧。原谅朕过去的有眼无珠,原谅朕曾经对皇后的坏,再给朕一次机会,给朕一次陪皇后白头到老的机会,我们重新开始,从头再来,好不好?”

冰清忽而泪眼凝眸,止不住就泪水一程一程地直往下落。

她其实早就不怪他了,她只是因为回了蓝翎而触景生情,忆及往事心中悲戚,却又不能跟胤泽言讲,找不到宣泄的出路就只能自己闷在心里,只能自己默默担承,她只是需要一点时间来平复自己的心绪,没有办法马上就接受胤泽罢了,可胤泽竟然……

“冰儿?冰儿……”

自胤泽以为自己永远地失了冰清之后,就每每在梦中梦见她,梦中的人儿总是哭得梨花带雨,伤心不已,可真正将她找回来后,却并不常见她哭的,唯一放肆的一次也是在他蒙着眼睛的时候,伏在浴桶桶沿暗暗饮泣。

今时,再看冰清似在梦里那般对着他哭,胤泽只觉自己心都要碎了。

冰清泪若泉涌,话也说得违心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岂肯低头跪妇人。

陛下贵为天子却对冰清下跪,冰清命薄福浅,如何担承得起?陛下莫不是想冰清折福折寿不成。”

“冰儿?”胤泽方才还期待满满,听了冰清这话就浓眉纠结了,想自己已将皇后的心伤了个透,皇后怕是再不肯原谅自己了。

失神之际,冰清就已然哭着抽身而去了。

==================================*冰*清*皇*后*============================================

“雪颜阁”的雅间里,胤泽欲哭无泪,颓然坐倒在桌旁的矮凳之上。

常汀捧着一两只小小药罐,对着胤泽说得小心翼翼,“皇上,您手上还有剑伤尚未处理呢。您让奴才看看伤口,上些金疮药吧。”

胤泽悲戚非常,说得委屈不已,“朕如今是失宠皇帝,皇后都不要朕了,朕还看什么伤口,上什么药?!”

如今是失宠皇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