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未妨惆怅是清狂

  忽然间模糊不清的视线里,明锐恍然若梦地看见,波澜不起的平静河面上,忽而浮现出一张清极丽极的小小脸庞来,一双灵动清透的大眼睛就定定地看着他,对着他笑靥如花。

他甚至隐隐约约地听见水中的人儿,似在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明锐……”

可待他缓缓地往前伸出手去,只蓦地感到手背忽而一阵温热,几滴湿雨。

他正好奇怎么忽然就莫名其妙下起雨来的,可同时觉得视线随即就清明下来,旋即,水面上跟着就不见了那张美丽的脸孔。

他心上一凛,四顾而寻,呐呐低唤着她的名:“清儿?清儿……”

喊了几声,却无人应承,他软了手,默默失语。

始知,“神女生涯原是梦,小姑居处本无郎”。

——梦随风万里,又是一年春华成秋碧。爱早已难尽,回首对潇潇暮雨。

冰清,你是我生命中的缺,奈何,今生却无缘,也再没有圆满那天……

重帏深下莫愁堂,卧后清宵细细长。

直道相思了无益,未妨惆怅是清狂。

明锐惨然一叹,好不凄凉,形单影只地向着凤城城内而去。

进得繁华的内城街市,织鞋贩履,摆摊开铺,客栈酒馆一应具全。

街上行人笼着手,携老带幼,来往穿梭,气氛也算融洽。

唯有明锐双眸呆滞,望着一条街市大道宽,酒醇肴佳香两旁。

明锐默默地走进一家较为冷清的酒馆,在长凳上一坐定,张口就要了一坛上好的雪雕和半斤切好的熟牛肉。

小二上得酒肉,好生招呼:“客官,您慢用,有什么需要的只管跟小的吩咐一声就是。”

明锐淡淡点头,挥手示意让他退下,却兀自开口吩咐:“夜晏,倒酒。”

等了一等,没人应承。

明锐抬头看着身旁空空如也的长凳,忽然想起夜晏如今已然不在了,不觉悲从中来。

拎起酒坛子就开始自斟自饮。

这一喝,就喝了个天昏地暗,人事不清。

但看

——日出东南隅,照我凤城头。

凤城有好女,身带梅花篓。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罗绮为裙襦,巧笑抿秀口。

真个儿是,皓齿粲烂,冰清玉秀;年时二八新红脸,宜笑宜歌羞更歛。

楼头少年齐望眼,酒馆叔伯带笑见:问声萱姑何处去?

萱姑道:“东城梅花著枝遍,且去采来做花笺。”

人人都赞萱姑好,心也灵来手也巧;爹娘虽然去得早,孤女一人万事挑;生得婀娜又美貌,只今未把郎君找。

方才还清清寂寂的酒馆外,忽而多了好些人出来,却都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萱姑也。

可喝得迷迷糊糊的明锐偏偏把人看成了冰清,眼见着那样多俊美青年皆围在萱姑身侧,细细地瞅,明锐酒劲儿一上来,虎地起身就往酒馆外头奔:“冰清?清儿!”

引得酒馆掌柜后头跑:“客官,您还没把钱来找……”

未妨惆怅是清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