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双鬟不整云憔悴

  痛得冰清心都起了褶皱了:“明锐,你不要这样说,我好难过,我好难过……”

——“我让你在那里等着我,等我回来,我只是想要甩开追我到蓝翎的四哥,只是这样而已,可是等我心急火燎地赶回去的时候却不见了你……你知不知道,为了你我后悔了整整八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你一个八岁的女孩儿,没有我保护你你该怎么活下去?”

“清儿,你我从此就留在这里好不好?这里是清河,天衢四季如春的所在,你一定会喜欢的。”

“清儿,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

“清儿,我喜欢你,明锐喜欢你……”

——“明锐,对不起,明锐,对不起,对不起……”

一迭声的“明锐,对不起”,听得胤泽脸上愈加的阴沉,暗忖明锐到底是跟她说了什么,而让他的皇后这样伤心,哭得这般厉害呢?

可不管明锐说了什么,他的皇后终归都是在为明锐而哭。

双鬟不整云憔悴,泪沾红抹胸。

此情此境,叫胤泽不由得想起一句诗来:“何处相思苦,纱窗醉梦中。”

他的皇后啊,怀里抱着的人是他,口中喊着的却是别人,泪水也总为别人而流。

胤泽心都凉了个透,想他的皇后在梦里把谁的名字都唤了一遍,惟独他,一个字都不曾被提及。

半年时光,夫妻一场,竟然落得这等疏离的田地,胤泽只觉自己的心都被掏空了,前所未有的伤心苦闷,说都说不出口来。

哭了好半天,冰清终于慢慢安静下来,渐渐沉入深睡。

胤泽一连几天守在榻前而未曾有合过眼,此时虽也感到很疲累,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想他平日里若是累了,头一挨到枕头必然好梦沉酣,如今却开始了无睡意了,开始把自己的情绪交给另一个人掌控了。

胤泽哀怨非常地凝视着怀里的人儿,只是静默无语就已然感到无比受用,似乎从来未曾有像今日一般好好体会过两人的独处,其实也会这样美好。

且美好当中,还带着些许透明的忧伤,感觉有点酸,又有点甜,叫胤泽无比贪恋。

柔情蜜意未有多时,常汀一步三挪地进得大帐来,还一直回头往大帐外瞧了瞧,这才就鼓起勇气,还觉颇有压力地挪到了离卧榻不远的地方,将头埋到前胸,声音也压得极低:“皇上,侍卫甄彧回来了。”

回来,从哪里回来?

胤泽险些没反应过来,想了想,只道:“让他进来。”

“是。”常汀赶忙退出大帐去。

当一身披风戴雪的甄彧进得大帐来时,胤泽已然起身在榻沿坐定了。

“皇上,”甄彧弯身作揖,“……”

双鬟不整云憔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