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分香卖履的意味

  刀见客抱紧明锐,二人因着上升的势态而在冰滑的崖壁上左右晃荡,来回碰蹭着,一点儿,一点儿地往上去。

跟明锐冻在一起的夜晏,因经不起这样来回的碰壁而自明锐身上慢慢脱落下来。

直往幽深的寒潭深处掉去。

明锐看着夜晏始终保持着高举双臂的姿势,仍似奋力要将他托起一般,一张脸上却那般安详,全然没有一丝一毫分香卖履的意味。

“夜晏,夜晏……”明锐凄哑的声音一遍一遍唤着夜晏的名,却再没有一丝余力阻止他的下落。

平日里清高孤傲的明王,如今就这样眼睁睁,这样无能为力地看着自己身边的人在自己眼前缓缓沉入水底,沉入那无边无际的黑暗。

从此,再不知人间疾苦,亦再不须为自己的主子牵肠挂肚,提心吊胆。

“夜晏!”

==================================*冰*清*皇*后*============================================

“夜晏?”听得心里有个声音呐呐响起。

当明锐再度睁开双眼来的时候,觉着迷迷糊糊地听到耳旁有几个声音。

一个接一个地响起:“明王?”“明王爷,你醒了?”

“啊,醒了,醒了,终于醒来了!”“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赶紧去告诉皇上和太傅。”“……”

一阵嘈杂声响过后,明锐的视线亦渐渐清明,可也仍只是模模糊糊地看见到怒刀四兄弟及无色和李谦、陶醉二人的样影,并不十分清晰。

明锐想要说话,试图微微张了口,却不能够言讲。

五脏六腑凄寒一片,却竟感到好笑得很,心下一叹,真不知他堂堂明王怎么也会有落到今日这般狼狈不堪的田地的一天。

可再怎么难受,不能说话又有什么办法呢?也就只能作罢,也就只好接受这暂时的侵夺。

李谦看他两片不见丝毫血色的惨白薄唇,一张一合,似要言语又颇感困难,遂凑近明锐问道:“明王想说什么?”

守在明锐榻边上的一干人等,皆因这一问而屏息静默。

明锐听着李谦问他,心中很明白,奈何无法给予回应。

刀见客遂测道:“明王是不是想问夜晏?”

众人一忖,觉得颇有可能,相对着点了点头。

刀见客这便低首同明锐道:“明王,夜晏,夜晏下去了,下天池去了,我们没法儿把尸体给你打捞起来。”

明锐睁着的,一双迷蒙的眼睛里,立时就见得水汽微现。

刀见怒不忍心了,只好宽慰明锐:“明王啊,真是对不住了,我们也实在是无能为力了,你别怪我们啊。”

分香卖履的意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