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丈夫义气相期

  胤泽忖了忖,也罢,难道自己当真还会怕他一个小小的客商,在他天衢兴风作浪不成?

看他虽然出众,虽是不凡,可量他到底没那个能耐。

既然人家方才说了,并非是“商人重利轻仁义”,何况丈夫义气相期,何以小嫌介意?

那便为他破一次例吧,让他在天衢享受享受优等待遇,不因他是外商就处处打压他便是了。

只要能救得冰清脱险,又何必忌讳那么许多?

人言,福中有祸,祸中有福;福祸相依,大事可期。到底是福是祸,谁又真能说得准呢?指不定自己还能够因此而多了一个整顿天衢商贸发展的契机。

故而,胤泽首肯:“准了。”

“谢东君陛下!”等了许久才等得胤泽点头,算是侥幸过关,清风不敢大意。

牧庸也轻轻地舒出口气来,这厢还在思量着下一步怎么安排,忽看胤泽转向他,说得不安:“太傅,六叔去了这样久还未有回来,朕眼皮都开始跳了。”

牧庸知道,他是在为明锐悬心了,遂宽慰道:“陛下,莫要担心,囹圄围小困,英雄得乾坤;明王吉人天相,必当遇难成祥,逢凶化吉。帐外,国舅已然做好了接应明王的准备,马上就可以出发了。”

“嗯。”胤泽也只好淡淡颔首,默默转头,看着卧榻上躺着的纤小人儿,轻轻地为她紧了紧那并未有丝毫位移的被褥。

看到这里,清风知道,自己,是该要走了。

清风带着随从鱼日一起出了胤泽的大帐,牧庸借口相送亦立马跟了出来。

清风一边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一边双眸顾前,压低了嗓音问着身旁的牧庸:“伍先生,人也悄悄地还了,炎丹也慷慨地送了,下一步,清风要做什么?”

牧庸亦是双目平视眼前,中气十足:“少主且找个地儿好生消遣消遣,什么都别做了。”

清风步子一顿,拧眉相问:“什么都不做?那是为何?”

牧庸道:“我天衢百姓向来是自给自足,自产自销,农家经济,不慕山珍海味,锦衣玉食,但求粗茶淡饭,衣食无忧。对别国的一些商贸往来也是由官家经手,贵族经营,国家经济,从来都是抵制外商的。

而少主一开口提的条件便是要破天衢先例,问道东君,行商天衢,口气这般大,胸怀亦不小,东君必对少主心存芥蒂,这个时候,少主不宜有任何动作,以不变应万变才是道理。”

让他跟东君提那样的条件还不是他伍牧庸教的吗?现在反倒说起不妥来了。

清风蓦地心中戾气横生,却不为别的,只为牧庸起首的那一句“我天衢”,说得竟然是那般自然妥帖的。

清风吃味得紧,不悦道:“伍先生说得是,你们天衢商贸发达,自视高人一等……”

丈夫义气相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