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就看明王你了

  凌风跟明锐,一听说是冰清需要冰莲治愈寒疾,这就坐不住了,当即双双起身,对着牧庸,欲言又止。

凌风同明锐相视一眼,先自开口道:“太傅,我去为冰冰采冰莲。”

明锐斜一眼凌风:“太傅,本王愿前往天山去为清儿摘那冰莲花。”

牧庸一时,现出些许犹疑之色来,并未有言语。

凌风急切道:“太傅,凌风是国舅,是冰冰唯一的哥哥,也是冰冰唯一的亲人,冰冰需要凌风,太傅就让凌风去吧。”

是哥哥就了不起的吗?

明锐毫不退让:“太傅,明锐十六岁就曾出走蓝翎,八年来几乎长年混迹蓝翎,踏遍了蓝翎的每一寸土地,试问,除了太傅,这当中可还有谁能比本王更熟悉蓝翎的吗?”

凌风一时辩不出话来。

牧庸看他二人一眼,继续缄默而已,似在思忖,而不急于决断。

明锐踏进一步,“太傅,明锐知道清儿一直身体不好,明锐也知道自己当初不该动了歪念,不守约定,而趁机把清儿带走,险些误了清儿的寒疾。明锐知错了,明锐不奢求许多,只想见着清儿平安无事,也就心满意足了。

明锐对不起清儿,太傅就给明锐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让我给清儿赎罪吧,否则,清儿若是有何不测,明锐必定一生都要追悔莫及。”

牧庸幽幽一叹,移目明锐:“明王可知,此去天山山高路险,何其艰辛吗?”

明锐点头:“明锐去过天山,自是知道的。”

“这样最好。”牧庸颔首,稍稍放心:“皇后能不能熬得过这一关,就全看明王你了。”

明锐默然。

凌风愀然:“太傅,那凌风呢?”

牧庸道:“国舅就暂且留在这里吧。”

凌风不悦:“只是留在这里吗?那凌风岂不是什么也做不了?太傅为何不安排凌风随明王一同去呢?”

牧庸未及开言,无色先道:“太傅,国舅留下,那无色跟明王一起去总行了吧?!”

牧庸连连点头:“嗯,无色忠勇可嘉,帝心甚慰。”说着,看怒刀四兄弟一眼,又转向凌风,“国舅啊,牧庸还要跟你借四个人。”

凌风会意,移目怒刀四个:“怒刀、愁刀、笑刀、客刀听令,我命你四人速随明王一道前往天山,协助采摘冰莲,务必完成任务,摘得冰莲回来,否则,军法处置!”

哇,要不要这么狠的?!

刀见客扯着嗓音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回来了,冰莲就回来了,我没回来,冰莲也还得回来!”

还没出门,就开始胡言乱语了。

凌风登时就剜了刀见客一眼。

怒刀一掌盖在刀见客脑门上,狠狠教训:“客刀不会说话就少说一句。”

刀见笑附声:“就是!口没遮拦!”

就看明王你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