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叫得比杀猪难听!

  “……,我怒刀没别的本事,一辈子也就这么声名狼藉,狼狈不堪了,惟独死,说什么也不能死得这么窝窝囊囊的。”

听罢,刀见愁来了句:“看看人睿王爷,征战沙场,以身殉国,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夜晏迅速看向明锐,想王爷忖及睿王定然又要伤神了。

明锐听愁刀提起四哥睿王爷,心里登时难受得紧,偏开头,须臾之后,又默默回转,瞅人把话题扯远了,赶忙打住:“我说怒刀啊,我们从这里下到底下的雪崖去,到得雪崖再想办法下天池,步步为营。”

无色首赞:“明王如此安排甚好,无色愿意给明王当先锋。”

说着,无色就当真势要往前探去,明锐赶紧伸手拖住:“无色等等。”

无色回首,但见明锐自夜晏处取来一根绳子,径自往他腰间缠系,一面低眉信口地说道:“谷底的风吹得骇人,你坠绳而下,要更安全些。”

无色少见明锐似今日这般和善细心的模样,心中直叹,似是往日对明王的认识到底浅了些。

明锐给无色系好绳子,就与众人一道将无色缓缓放下谷底,直往雪崖上去。

夜晏看着怒刀几人一点儿一点儿地将绳子往下放,一时奇念生起,遂将绳子的另一头牢牢地栓在自己腰间,方系好未多时,只忽觉腰间一股强大的拉力将自己直往前牵引而去。

雪原冰滑雪碎,足无所抵,夜晏只被随便一拉,就径直往前横冲而去,嘴里直嚷着:“王爷救我,王爷救我,王爷救,救……”

明锐回头一看,发见原是绳子太短了,夜晏这便被拉着去了。

怒刀几人愣了一愣,反应过来时,赶忙拽紧绳子不任之下滑。

几人用力拉得一时,绳子是收住了,夜晏也跟着止住步子。

只听李谦琢磨道:“王爷,绳子太短,那无色将军岂不是被吊在半崖之上,上不来,也下不去了吗?”

明锐一忖,想想也是,遂拉过夜晏,令众人道:“放手!”

怒刀几个虽没明白过来明锐想干什么,可听人明王叫放手便也当真放了手,还莫名地应了声:“哦。”

怒刀等人将手中拽紧的绳子一放,来不及解开绳索的夜晏就又跟着下滑的绳索直往下冲去,拉开嗓门就没命地狂喊:“啊!王爷救我!王爷救我!王爷……啊……”

声音之惨厉,骇得李谦、陶醉赶紧伸手捂上了自己一双耳朵。

刀见笑嫌弃道:“哇,叫得比杀猪还难听!”

话音一落,但见明锐忽然腾地而起,身形一展,迅速出手,抓紧夜晏的后衣襟,带着他一道跃下雪原去。

怒刀几人愣怔一时,待反应过来时,刀见怒伸手去拉明锐,却只触得他身上披着的华贵羔裘之一角。

叫得比杀猪难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