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被冻僵了吧?

  天池池面上星星点点的雪花,渐渐浓重,落进寒潭中,便有如落入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再也寻不见一丝一毫的踪迹。

李谦骇道:“这雪若是越下越大,万一把天池池面封冻起来,那可如何是好?”

“啊?!”怒刀惊呼:“那怎么成?那明王不就起不来了吗?”

夜晏所能努力承受的底线,到这里就要近乎崩溃了,登时,忧从心起,惧向胆生,扯着瞬间嘶哑的声音就哇地颤声大哭起来了:“王爷!王爷……”

刀见笑眼瞅着夜晏不顾死活地往雪崖边沿跪行着爬去,赶忙伸手一把抓住,勒声道:“喂,你做什么?”

无色解着身上披着的外袍,一面说道:“救人如救火,太傅说了,皇上已经丢了个四叔睿王了,再要没了六叔明王,那肯定要偷偷伤心的,不管了,我不等了,我先下去看看。”

紧紧盯着天池池面的李谦,忽然眸光一闪,指着水面一处道:“快看,快看,那里方才起了水波,好像明王起来了。”

“哪呢?哪呢?”大伙儿赶忙又凑近了仔细瞧。

刀见愁扯声:“绳子,绳子,绳子在哪里?”

夜晏赶忙擦了一把辛酸泪,扯出绳子,连声应着:“在这儿,在这儿!”

怒刀几人拽紧绳子的一头,就迅速将另一头朝着方才的目标方向抛去。

扯着声音就喊起来:“明王,你上来了吗?你听见我们说话了吗?绳子放下来了,你赶紧抓牢绳子,我们好拉你上来啊!明王!明王……”

半晌不见响动,更不见明锐做任何的回应。

这一下,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怒刀愁道:“不会是被冻僵了吧?”

“王爷?!”一句话,骇得夜晏伸长了颈子,瞪大了眼,探着头,一瞬不瞬地盯紧池面。

==================================*冰*清*皇*后*============================================

“陛下,这位林公子便是牧庸说的北藩客商。”

大帐里,牧庸这样同胤泽引见着蓝清风。

清风在他音落之时,上前一步,单手置于前胸,弯身对着坐在榻上的胤泽,恭谦道:“东君陛下,草民林景萧拜见东君陛下。”

身后随着的一名厚厚绒衣加身的男子亦弯身见礼,却没有言讲。

“免礼平身。”

“谢陛下。”

既是太傅引见来的人,胤泽自是放心,也不多问什么,只忖人家既是客商,那就应当履行商客之间的财货交易,但问:“林公子既愿鬻朕炎丹,那便开个价吧,要多少,但说无妨。”

清风微微一笑,说道:“……”

是被冻僵了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