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许国舅进来!

  老军医赶忙点头,一迭声应着:“是,是,是,老奴这就为皇后娘娘瞧瞧。”

胤泽轻轻托起冰清一只软软的柔荑,替她将衣袖稍稍挽起,老军医会意,遂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给冰清探脉息。还没探出个所以然来,便听胤泽追问:“怎么样了?”

老军医怔了一怔,先安抚胤泽道:“皇,皇上莫急,老奴瞧瞧,瞧瞧。”

胤泽只好屏息等待。但看老军医一双浓眉一蹙一缓,一缓一蹙,呐呐吱声:“皇上,皇后娘娘这是,这是寒疾呢。”

胤泽自是知晓,但言:“是寒疾不假,你快些为朕皇后医治医治。”

老军医连忙颔首,续道:“皇后娘娘脉弦滑,面色、口唇苍白无华,体内有一股强烈的寒气游走潜伏,须得下性烈之药以驱恶寒呐。”

就这么简单?可胤泽分明记得宫溟曾经说过,这虚寒症只能调养,无法除病,看来也只能是暂将寒疾缓解一时,容日后再慢慢想办法了。

移目怀里的冰清,额畔纤纤缕,鬓角络络丝,也难绾系也难羁;气若游丝,冷汗涔涔,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势难扶。

胤泽不觉跟着冷然如寒冰浸骨,心疼忧恐,无以复加,抱紧冰清,向军医道:“你速速开方煎药来便是了。”

“是,老奴这就去,这就去。”

老军医一退出大帐去,甄彧堪堪进帐来禀:“皇上,国舅和无色将军大胜归来了。”

胤泽眼见甄彧进帐来,就将大手贴在冰清耳际,生怕甄彧嗓门太大吓坏了他的皇后;一听国舅打了胜仗回来了,心里非但不觉得欢喜,反而大感不安啊,想这国舅跟他的皇后感情那样好,可国舅却又并非是他皇后的亲生哥哥,这不是亲哥哥那就是情敌啊,他哪里肯让国舅来跟他争宠的,对着甄彧就没好气了,莫名其妙地来了句:“不许国舅进来!”

甄彧一怔,揣摸道:“那是不是要让无色将军进来?”

胤泽当即恼道:“混账,无色也不是省油的灯,统统不许进来。”

甄彧为这一句话莫名了一瞬,因面有难色道:“可国舅说有要事要禀报皇上。”

胤泽却不管不顾:“朕说了不见就是不见,你没听明白吗?”

甄彧无可如何,只好退去回话:“是,臣明白了,臣这就去给国舅说去。”

常汀再度来禀:“皇上,明王找来了,明王说……”

胤泽一听说明锐来了,还不等常汀把话说完,先就暴怒:“让他滚!”

凛得常汀呆了一呆,忙低下头去:“是,奴才这就去。”

常汀一去,甄彧接着来报:“皇上,国舅,国舅说想见皇后,若是见不到皇后,他就,就……”

胤泽拧眉:“他就怎样?”

甄彧续话:“就在大帐外长跪不起。”

不许国舅进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