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若相识莫相思!

  一只脚都踩到了黄泉路上的人,本就不该再牵牵扯扯,缠缠绊绊的,又何苦再给自己和他人徒增烦恼呢?

“冰冰,”凌风如哽在喉,努力忍下,执起药勺要给冰清喂药,“冰冰,喝药了,冰冰喝了药就没事了。”

冰清回神,移目蓄了满满一眶热泪的凌风,终于忍不住跟着落泪,伸出一只晤了良久却仍旧微凉的小手,摸上凌风满是风霜的凄怆脸庞,涩着声音唤道:“哥……”

凌风得了这一句久违的低唤,抱紧冰清就恸哭起来。

正是:几回晓来梦断,寥落成哀。不若相识莫相思!沉吟泪,逝水辜怀。心字已尘埃。

“哥,哥你别哭,冰清没事,冰清会努力,为哥好好活下去。”

冰清想为凌风拭泪,可即便她双手捧上他的脸,不停地轻拭,却是越抹越多,怎么也擦不干他当时的泪光,“哥,凌风——,凌风永远是冰清最好最好的哥哥,冰清舍不得凌风,冰清会为凌风好好保重自己,哥你别哭了,你别哭了……”

“冰冰……”

她会这么说,那必定是曾下过必死的决心的,然今见到凌风才又为凌风生出了求生的欲念,也或许只是对凌风的纯粹的慰藉之辞。

可不管冰清是什么样的心意,在胤泽听来,都不痛快。

胤泽听冰清这样抚慰凌风,心里酸得简直不是滋味,这所谓的两兄妹啊,竟然感情这样好的,且谁都没有把他当一回事,就仿若他是一个局外人一般无二。

凌风没把他放在心上,便是不谙君臣之道,不通礼法,胤泽只为凌风目无君上这一件事而不痛快,可冰清若未把他放在心上,那可就伤了他的心了。

胤泽涨红了俊眸,捏紧袍角努力隐忍。

常汀捧着药碗立在榻前,看那兄妹两个哭得好不揪心,不觉也跟着纠结不已,愁着眉头,忍不住就催促起来:“国舅快别哭了,皇上让国舅进来给皇后娘娘喂药呢,这药再不喝可真就不能喝了,国舅倒是快着点呐。”

渐渐止住哭泣的凌风这才伸手为冰清拭泪,接过常汀送至眼前的汤药,舀起一勺自行浅尝之后,再小心翼翼地凑到冰清唇边,“还是温的,冰冰趁热喝一点吧。”

冰清的一颗心早叫凌风给哭软了,揉碎了,哪里还忍心看他再为她伤心难过,泪眼凝眸地望着凌风,乖乖张开一张小嘴,任凌风轻轻柔柔地给她把药喂进去。

胤泽见冰清在凌风怀里那般乖巧,于自己却是什么都没有的。

不觉吃味的紧。

这对上凌风就更是又气又怨,又妒又恼——

多么强大的情敌啊,恐怕对他是比明锐还更具威胁的,胤泽深感危机四起。

冰清就着凌风喂的汤药勉强喝了一勺,待到凌风再给她喂第二勺的时候……

不若相识莫相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