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托付终身的人

  清风迅速回首,“伍先生为何早不跟我说明,还要我把霏霏交给别人?”

牧庸只道:“因为那个人,对小主很重要。”

很重要?是到底有多重要?难道会比他还重要吗?

清风吃味:“他是霏霏什么人?”

牧庸沉吟片刻,方道:“托付终身的人。”

清风瞪大了眼,醋意惺惺,“托付终身?”

牧庸颔首:“此人便是天衢的東华皇帝,世人口中的东君。”

闻言,清风缄默,剑眉却微微蹙起。

牧庸续道:“少主,方今蓝翎,天衢见持,兵势巧便,东君更之,可不烦方寸之印,尺帛之赐,高可以涤患,下可以纳降。此等胸怀韬略,经天纬地之人,又是一代英主,少主欲成昔日霸业,就须得先同这样的人打好关系才是。”

清风苦笑:“所以,伍先生便让清风将霏霏交给那东君,然后再大献殷勤,低声下气地给他送礼?”

接着,瞥了一眼随从手里捧着的檀木匣子,这就恚怒了:“那炎丹何其珍贵,东君他可配得起吗?!”

随从鱼日看定牧庸,挑眉表示认同。

清风哪里是当真心疼那炎丹啊,分明是听说了“托付终身”四个字而心上赌着一口怨气呢。

故而,牧庸摇头叹笑:“少主,须要这炎丹的人并非东君本人,而是东君的皇后,少主的霏霏啊。”

清风脸色一变,半晌无话,俄而决然:“总有一天,我蓝清风定要把所有属于我的东西一并讨回来,包括霏霏!”

言毕,轻撩衣摆,大步而去。

==================================*冰*清*皇*后*============================================

主帅大帐里,新添火盆二一。

胤泽坐在榻上,用锦被把冰清裹得严严实实,抱在怀里。

捂着她一双冰冷的小手,不时地贴近自己唇边给她呵着热气,喁喁而语:“皇后哪里难受?皇后告诉朕。”

怀里的人儿紧闭着美眸,眉心微蹙,再没有气力跟他说话了。

胤泽既担心又心疼,还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和害怕,唯恐自己好不容易找回来的人儿,一不留神就又将要再度失去。

低下头,轻吻着冰清苍白无华的小脸,以期能多给她一点儿温暖。

常汀匆匆忙忙地将一名老军医给领进大帐来:“皇上,皇上,大夫来了。”

胤泽迅速转头:“老军医快些过来为朕皇后看治看治。”

老军医赶忙点头,连见礼都赶不及了,被常汀拽得,一叠声应着:“是,是,是,老奴这就为皇后娘娘瞧瞧。”

托付终身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