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比似小家碧玉

  冥山山脚的主帅大帐之外,明锐和凌风垂头丧气地颓然坐倒在大帐之前。

正对帐门,伴着大帐前执槊的守将,一左一右,相对无言。

凌风身边的怒刀四兄弟,眼见国舅又跟打了场败仗似的,气概全无,不禁怜悯得紧。

刀见怒劝道:“国舅,皇后不就生个病吗?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好吃好喝回帐歇息去吧。”

刀见愁愁眉:“国舅啊,嫁出去的妹妹泼出去的水啊,你这又是何苦呢?”

刀见笑也说:“国舅就是多情,人这一多情啊,想得就多了,哪里还能不烦恼的。”

刀见客唇角一勾,“国舅,这西僵的军队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那心里铁定是憋足了一口窝囊气,国舅再不振作起来,万一西僵忽然反扑,我们没了国舅这根主心骨,那岂不要成了败军之将了?”

“客刀说什么呢?”怒刀一喝。

愁刀跟着就斜了客刀一眼。

笑刀拿着军刀,和着刀鞘就作势要敲向刀见客:“打你个乌鸦嘴!”

“诶,三哥饶命,饶命三哥……”

夜晏看着嬉笑怒骂的怒刀四兄弟,心里却沉重得很,俯身蹲在明锐跟前,探询着唤了声:“王爷……?”

看明锐也不说话,也一动不动。

夜晏不由更觉忧心:“王爷,你还好吧?”

明锐淡淡挥手,想一个人再静静地呆上片刻。

夜晏会意,支起身,退在一旁,默默守着明锐。

与凌风、明锐这两拨人形成犄角之势的李谦、陶醉、无色等人,就立在一处,静静地看着以凌风和明锐为中心的这几人。

久久,谁都没有说话。

忽然,陶醉抬手搭上无色肩头,奇道:“天衢的皇后,果真就生得跟传说中的一样美吗?”

李谦会意地一笑,也不说什么,只看定无色,屏息等待回答。

无色得陶醉一问,登时眉飞色舞:“那可是比传言说得还要更胜三分呐。

我们天衢的皇后,幽处娴雅之性,超俗而出众;姿容出落之美,简直并世无双。

恰似深涧中的一茎幽兰,清幽淡雅,高洁脱俗,吐芳于世,却又遗世独立。”

这比方打的!

无色自以为很好,却反倒叫原本企足引领,心向神往的陶醉生出几分怀疑来:“堂堂的一国之母竟以幽兰作比,岂不比似小家碧玉一般,美是美,却到底小气了些?”

“小气?”无色咂舌,“我们天衢的皇后高贵美丽,大方得体,哪里小气了?!”

陶醉自他肩上挪开手来,一脸无辜:“那还不是你说的吗?”

无色更觉郁闷:“我说的?我几时说过?”

陶醉拉过李谦挡在自己身前:“无色将军莫要推脱,我谦哥也听见了的,”手指李谦,“他可以作证。”

比似小家碧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