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白发青衫我亦歌

  “你不说,我就剥光了你!”

说着,清风当真弯起两指勾在冰清衣襟之上,作势真要把她剥光了去一般。

可话才一说出口来,自己却分明先红透了一张俊脸,默默移开双眼,只一瞬,又很快地回转。

冰清对着他一双幽深的黑沉眸子,真就骇得不轻,赶忙摇头,“不,不要。”

却竟不由得悲从中来,想,从胤泽到聂飞凤,他们个个都想剥她凤衣的,可如今便是自己已然不再穿凤衣了,怎么还有人想剥光她衣服呢。

这样忖着,冰清就止不住地泪如泉涌了。

清风一见她哭,无可如何,也自责不已,登时软下心肠来,忙将手从她光洁细腻的脖颈边移开,说得前功尽弃:“对不起,是在下唐突姑娘了,请姑娘赎罪。”

得此一言,冰清静默不语,亦渐渐止住哭泣。

听清风兀自解说道:“在下知道姑娘是从他乡远道而来的,在下并无歹意,也并不想伤害姑娘,在下只是想知道姑娘到底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为何,为何流落到了蓝翎?

方今蓝翎战火酴醾,硝烟四起,难道姑娘就一点儿不害怕吗?”

冰清淡淡启口,说得万念俱灰:“心若无所依,到哪儿都是流浪。以孤独之身,抱不测之疾,茕茕路隅,四海为家,人生,不过如此。

来欢去何苦,零星旧梦终,又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小小年纪,说起话来竟是这般的凄怆绝望,哪里还像是一个年华大好的如花少女。

令清风恍然,“人生几何,逝如朝霜;来日苦短,去日苦长。”

接着,又宽慰冰清道,“眼前虽道不平,世不宁,忧难隐,可待几时风尘宁静,栖身安去未是蹉跎。姑娘小小年纪,这般感伤,恐是要不得。”

忖了忖,又续道:“兴亡常事休悲。天下大势,安久必祸,祸久必安,古今共一轨。聊兴广武叹,只有徒辛酸;

便是人情甚不美,又何问焉!古来,‘妻子具而孝衰于亲,嗜欲得而信衰于友,爵禄盈而忠衰于君’。

心不孤起,仗境方生。姑娘凡事都还须得多往好处想想才是,吴蜀非遥,羽毛自好;良辰乐事古难并,白发青衫我亦歌。”

冰清听了这样一番推心置腹的慰藉之辞,大受感动,一双清亮的美眸定定地注视着清风,很努力,很努力地想要看清楚他的模样,却只觉眼皮儿愈来愈重,一对纤美的羽睫上下扑闪片刻,就身不由己地沉入了无际的黑暗。

再不知道接下来,到究,自己该遇福还是遇祸了……

==================================*冰*清*皇*后*============================================

“清儿,清儿……”

白发青衫我亦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