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朕想皇后了

  胤泽不觉愀然,捧起羽缎,往自己心口上贴。

常汀进帐来禀:“皇上,鸿胪寺卿李谦在帐外求见。”

胤泽收拾好一片凌乱的心绪,淡淡道:“让他进来。”

“是。”常汀应声而退。

李谦进得大帐来,春风满面,大步上前,向胤泽深深一揖:“陛下,喜事,喜事啊,”说着,轻撩衣摆,跪地朗声续道:“圣宗张法言纳降,臣李谦恭贺陛下北战战赢,问鼎蓝翎。”

胤泽已然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也不感到如何激越:“张法言纳降乃是朕意料之中的事,这也不过是北战的一部分而已,李谦莫要高兴得太早,也断不要把消息过早透漏给国舅和无色。”

顿了顿,又解说道:“国舅倒是沉稳,只是那随行的怒刀四兄弟心浮气躁了些;特别是无色,这家伙一高兴起来就得意忘了形,这一旦忘形了,势必就成了骄兵,而骄兵必败。瞒着不说,则百无一害。”

李谦微微一怔,想通常情况下将此事通令三军都是可以鼓舞士气的,怎么偏偏胤泽不叫往外说的,稍稍纳闷一下,只好颔首:“是,李谦遵旨。”

胤泽抬手示意他起身说话,斟酌一二,方又续道:“李谦,待国舅和无色凯旋而归之时,你替朕拟一道诏书,拜国舅凌风为我天衢的大将军,封无色为镇军大将军。”

代为拟诏,如此殊荣,李谦稍有迟疑后忙郑重领命,“是,陛下。”

胤泽自座上懒懒起身,拿开羽缎披风就随意起来了:“这蓝翎的天气也实在是极冷,把朕冻得够呛,朕的将士们就更苦了。”

一面说着,一面走近李谦,在他跟前站定,伸手替他仔细地理了理微乱的衣襟,“你们都来自我天衢江南的江南,四季如春的所在,今要忍受这般的酷寒也实在是难为你们了。”

李谦受宠若惊,垂首道:“能侍奉陛下这等的贤明君主左右,乃是李谦的福分,臣李谦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何难可言,何苦之有?”

“贤明君主?”胤泽忽而软下手来,默默回转身,返座而去。

轻轻一叹,说得哀伤:“朕其实配不上这四个字,朕不是什么贤明君主,根本不是,否则,朕如何会变成今日的孤家寡人?或许,或许朕日后也会一语成谶,真似陈谖说的那样,断子绝孙了。”

李谦为那一句断子绝孙凛得不轻,想那陈谖果然很有胆色,居然敢骂胤泽断子绝孙。

嗫嚅着开不了口:“陛,陛下……”

胤泽撑手扶额,愀然叹道:“李谦,朕想皇后了……”

李谦就更不知该要如何劝慰了,张了口,又合上,终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君臣相对沉寂,片刻过后,忽有甄彧来禀:“皇上,荣亲王携王妃一同来了。”

朕想皇后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