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该死的明锐!

  可清风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如何找人,只傻傻地先问人名字,问的还是八年前的名字。

冰清不明白对方为何这样想知道她的名字,难道说她叫什么名字对他来说很重要的吗?

倘若当真如此,那么必定对自己是百无一利了;而笃定他不会伤害自己,冰清就更加不可能轻易说出口来,只淡淡转开美眸,并不看他。

冰清那清冷的姿态,弄得清风这便不知该当如何是好了,想他向来不擅长应付女人的,如今碰上这样冷冷冰冰,淡淡清清的冰美人就更是束手无策了。

急得他不由蹙眉,收紧手臂,拥近冰清,唬道:“你说是不说?”

冰清不动声色地微微侧开头,努力跟他拉开一些些距离,有什么不自在也并不说出来,只在心里纳闷,为何男人说话总要离得女人这样近的。

清风只觉得拿她没有办法,索性佯怒,发狠道:“你不说,我就……”

==================================*冰*清*皇*后*============================================

甚寒风吹遍白堤衰柳。

冰与雪,周、旋久。

白堤之畔,胤泽着一身浅蓝衣袍,骑在高头大马上,远远地看见他的六叔明锐,带着夜晏,停在几步开外,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

待他驭马走近了方才看见,原来他的六叔,怀里还搂着一名婀娜娇小的女子。

笑的样子,眉角眼梢,神采飞扬。

他移目之时,见那名女子似乎堪堪转头看了他一眼,却是那般黯然地偎依进明锐怀里,再不顾他;

他看见他的六叔,低下头去亲吻怀里的美人儿,一双眼睛就定定地盯着他,仿若是亲给他看一般。

胤泽竟觉心上一阵没来由的难受,说不出的莫名滋味儿。

转而,胤泽又忽然觉得自己退开了明锐几十步开外,可再扬眸看向明锐时,却惊见他的皇后从明锐怀里回转头来看他,那般哀伤,那般凄楚的模样儿,是那样清清楚楚地印烙在他心上;

而那般愁怨,那般绝望的泪光,便有若一把看不见的利刃,遥遥刺进他胸膛……

胤泽只觉自己分明疼得额心都沁出冷汗来了,心上狠狠一恸,就猛地从梦中翻然而醒。

孤灯摇曳的夜里,胤泽一拳狠狠的捶在榻上,咬牙切齿地吐出几个字来:“该死的明锐!”

眸子一寒,赶忙从榻上一跃而起,“甄彧!……”

==================================*冰*清*皇*后*============================================

“你不说,我就剥光了你!”

该死的明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