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奈何明月照沟渠!

  冰清只淡淡启口:“明锐,我什么都能给你,唯有真心,不能骗你。”

真心不能骗你。多么轻巧的话啊,她都不知道这话听在他明锐耳中有多少的残忍吗?

他方才还希望她能跟他说几句话的,哪怕只是一个字都好,然她说了,竟比什么都不说要更叫他难受。

得不到你真心,便是你什么都给我,便是我要了再多又当如何呢?

无为有处有还无;竹篮打水一场空啊。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爱她却不为她所爱,原来是这般痛苦和绝望!

明锐无比受伤地僵在当场,尴尬、错愕并存的一瞬,俊眼泛红,恨意肆起,忽然伸手,大力攫住冰清纤细的身子,猛地低下头,含着她香软的薄唇,恨不能似宝儿当初一般狠狠咬她一口才好。

冰清睁着一双清亮的美眸,平平静静地看着明锐。

那般沉稳的姿态,那般清冷的模样,无一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是了,她不会徒劳地挣扎,亦不会失态地哭泣,她却选择这样冷静的方式面对他。

当真是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吗?还是心无所恋,便可无牵无念?

明锐闻着她轻柔的吐息,看着她噙泪默默闭上双眸,仿若在等待着,准备着接受他给的惩处。

可他又如何咬得下口,他哪里舍得咬下去?他做不出任何伤害她的事来,也学不来所谓的无毒不丈夫,竟忍不住失态,任两滴温热的泪水夺眶而出。

心里某个地方,那么冰凉,那么绝望,一段心肠,一片悲伤,想隐藏,却欲盖弥彰。

只能是松了手,退开她,凄然回转,一路跌跌撞撞地奔出门,消失在无际的雪夜里。

冰清睁开眼来,瞬间清泪成流,身子一软,疲累地瘫在冰冷的地上,任由嘤嘤的哭泣肆意蔓延。

檐前,红梅映雪,一道玄色身影,自廊外迅速掠来,狐裘披风一旋,就将软在地上的冰清裹了个严严实实。

冰清只忽觉一阵天昏地暗,猝然抬头,还未及看清对方脸孔就已然人事不知了。

==================================*冰*清*皇*后*============================================

灯火辉煌的主帅大帐里,胤泽支颐着手从宽椅上一觉醒来,竟觉比睡前还要冷得厉害。

侧身去寻可以御寒的物件,不由注目着搭在扶手上的一方鹅黄的羽缎,想起当初在东城的大帐里,皇后总会在他睡着的时候悄悄地把羽缎给他盖上,然今,便是他随身带着这羽缎,却再无人在他睡着的时候替他盖了。

胤泽不觉愀然……

奈何明月照沟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