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挥刀杀到天变晴

  飞雪飘摇天气,冻云黯淡。

蓝翎内,凤城外,冥山脚,绛帷赤幔的主帅大帐里,灯火通明。

胤泽捧着一盏热气腾腾的清茶坐在长案的一头,一口一口地浅斟漫酌,饶有兴致地瞧着穿着一身盔甲的凌风,威仪地站在一副巨大的版图前,对着大帐内的所有人,头头是道地详细分析此番北战蓝翎的整体局势——

“彼北藩之兵素悍勇而轻蓝翎,蓝翎号为怯;善战者因其势而利导之。

兵法云,‘百里而趋利者蹶上将,五十里而趋利者军半至’。时至寒冬,北藩交通蓝翎之道,冰冻雪封,山险马滑,车不得方轨,骑不得成列,只要我军率领轻骑逐之,不足为患。”

无色颔首:“国舅说的是,上次我奉命突袭北藩,就已然领略过了。”

说着转向胤泽,请道:“皇上,无色愿意带精锐三千再度出战北藩,势必要将这些北藩夷狄尽数驱逐出蓝翎境内。”

胤泽但笑,“无色莫急,听国舅继续。”

凌风会意,续话道:“臣闻‘千里馈粮,士有饥色;樵蘓后爨,师不宿饱’。今西僵也,行数百里,其势粮草必在其后。愿皇上假臣奇兵三万人,从间道绝其輜重;而蓝翎自有兵士与战,无须费我军一戈一卒。彼,前不得安,退不得还,吾奇兵绝其后,使野无所掠,不至十日,而敌将之头可致于麾下。”

胤泽不答,笑而缄默。

凌风再道:“且四海皆闻皇上涉云峥,收耶罗,厚德载物,百战不殆。

新喋血蓝翎,此乃乘胜而去国远斗,其锋不可挡,锐不可锉。

然,古语有云:得人心者得天下。方今为万全之计,莫不如案甲休兵,镇蓝翎,抚其孤,百里之内,牛酒日至,以饗士大夫醳兵。

而后,遣辩士奉咫尺之书予帝君圣宗,曝其所长于招安,揭其所短于北战,则蓝翎自从风而靡,必不敢不听从,蓝翎已从,北战方休,如是,则天下事皆可图也。

兵固有先声而后实者,此之谓也。”

听得一贯不懂兵法的怒刀四兄弟都连连点头啊。

——刀见愁不由赞叹:“国舅好生厉害!”

刀见笑道:“别看国舅平日里跟个小媳妇似的扭扭捏捏的,这打起仗来还真不含糊。”

刀见客“唉”了一声:“就说了国舅平日像女人,论起打仗可不是孬种。”

这两个人一说完,就各自被郁闷不已的凌风狠狠剜了一眼。

终于,刀见怒说了句实在话:“怒刀愿意追随国舅直往西僵去,誓要挥刀杀到天变晴。”

胤泽为自己好不容易听他四人说了一句有气概的话而笑得明朗,置下茶盏,起身道:“此战就按国舅的意思来打,无色率精锐三千袭北藩;国舅引奇兵三万镇西僵。”

挥刀杀到天变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