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国难民愁两不知

  “此战就按国舅的意思来打,无色率精锐三千袭北藩;国舅引奇兵三万镇西僵。”

无色、凌风纷纷肃然领命:“臣,遵旨。”

看他们人人都各自有了各自的任务,而自己却被闲置了,无路请缨,好生愁闷,遂,李谦请道:“陛下,李谦愿为辩使,为陛下说服圣宗以逮蓝翎。”

陶醉眉头一蹙,当即进前道:“陛下,还是让陶醉去吧,虽说两国交战,不斩来使,然,愚以为,此乃非常时刻而不可不谨慎。

陶醉愿为陛下前往皇宫说圣宗皇帝,若陶醉不得全身而退,陛下仍可再以李谦从长计议,忠君敬兄,保国安民,此乃臣之愿也。”

“陶醉……”李谦大为感动,迅速移目陶醉,却是半句话哽在喉,怎么也说不出口来。

胤泽看那始终揖手垂眸的陶醉一眼,笑得舒心:“你们两个都要去的。”

李谦、陶醉对望一眼,心中,暗暗自诩为难兄难弟而欣然相笑。

但听胤泽续道:“朕亲自带你二人去。”

==================================*冰*清*皇*后*============================================

地国秀丽,其佳人多杏目柳腰、清艳妩媚;北国苍莽,其仕女多雪肤冰姿、妆淡素洁。

一个转身,燕燕轻盈;一个下腰,莺莺娇软。

环肥燕瘦,红袖翠裙,满场飞舞,竞相争妍。

看得张法言眼都花了,抱着他心爱的皇后,郎情妾意漫染指,国难民愁两不知。

欢乐的琴音笛韻里,双双走进来两个侍女,手捧朱漆托盘,香瓜疏果,松醪雪雕,唇角噙着浅笑,轻移莲步向着帝后款款而去。

临近时,福身而拜,但听当中一个娇声道:“皇上,西京新进来了松醪。”

语调似乎怪异得紧,听得张法言一瞬间,只觉身上隐隐起了些鸡皮疙瘩,可还是很欢喜:“呈上来。”

两个侍女遂低着头将两个托盘一并呈上。

傅君瑜奇道:“松醪是什么酒?”

又是方才那个开口的宫女回话:“禀皇后娘娘,‘松醪’又名‘松脂’,是一种药酒,饮之,可以强身健体,美容养颜。

《中山松醪赋》里说:松醪‘取通明于盘错,出肪泽于烹熬。与黍麦而皆熟,沸春声之嘈嘈。味甘馀而小苦,叹幽姿之独高。知甘酸之易坏,笑凉州之蒲萄。似玉池之生肥,非内府之烝羔。酌以瘿藤之纹樽,荐以石蟹之霜螯。’;

《复至裴明府所居》诗,亦云:‘赊取松醪一斗酒,与君相伴洒烦襟。’”

不曾想到,一个小小宫女居然如此博雅,听得张法言跟傅君瑜都明显怔了一瞬。

国难民愁两不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