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回来了,魂却丢了

  胤泽目送着向梅语的马车渐渐走远,心绪一同落潮一般慢慢平复下来。

忽而,听得身后有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带些戏谑的语调清清响起:“啧啧,‘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善!世岂有此人乎?唉,微斯人,吾谁与归,吾谁能追?”

胤泽剑眉微微一蹙,唇角却勾起浅笑,转眼看去,果不其然,可不就是刀见客那家伙来了吗?

在江湖上游荡惯了的人,可不十分乐意拘束于一些俗礼,怒刀四兄弟见了胤泽也不像一般人一样谨遵君臣之道,故而,就是四人都立在胤泽跟前,也不见有人给胤泽见礼。

胤泽不以为忤,但看刀见笑搭上刀见客肩头,笑道:“客刀好记性,这么快就能记下了。”

说的,却独独是那一首词曲。

刀见客扬眉:“那是自然。”

刀见愁忍不住拆穿:“客刀对女人一向都是比较上心的,何况还是长得很美的女人。”

刀见怒更是扫兴:“都是死人了,生得再美你也瞧不着。”

这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直把胤泽视若无存。

胤泽郁闷得很:“你们四个唧唧喳喳的说谁呢?”

同李谦、陶醉一道上前来的无色,抢着道:“皇上,这乃是蓝翎经年传唱不衰的一曲民歌,歌里唱的就是珈蓝皇帝那已逝的小公主,他们四兄弟自打学了这歌后,就日日都在说那小公主哩。”

李谦,陶醉不由好笑,却又不敢当真笑出声来。

胤泽听了更是阴郁不已,不想这些人大老远跑来打仗的,却人人都揣着根花花肠子。

难道江山还不比美人更来得有魅力?

可他又能说什么呢?

方才人人都见他亲自带向梅语骑马,还亲自将她送上马车去,上行下效啊,多叫人难为情的。

因而,胤泽转开话题:“既然你们四个现身了,那国舅必定是来了,他人呢?”

四兄弟一听胤泽问及凌风,这便跟打了场败仗一般无二,登时就蔫儿了。

“唉,别提了,”听刀见怒叹道:“先不说国舅偷偷溜回天衢一个人逍遥快活去了,是有多少的不讲义气;就是我们答应乖乖留在蓝翎等他回来的时候,让他去给我们偷些……”

看怒刀险要说漏了嘴,刀见笑赶忙从后面拿手肘往他背上轻轻撞了撞。

怒刀反应过来后,就会意着噤声不语了。

胤泽一双俊眸微微眯起,是很想知道这四个家伙是到底要凌风给偷些什么来。

又见刀见愁愁眉续道:“国舅走了一趟天衢,这人是回来了,魂却丢了。”

刀见客接话:“八成是想冰清给想出毛病来了……”

人回来了,魂却丢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