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千万恨,从君剖

  但凡喝点酒的男人,一定都曾为一个女人深深地醉过。

经此,胤泽已然有所领会。

从未有品尝过醉酒的滋味啊,一场宿醉之后,胤泽真个儿是只识花开花落,不知春秋几何,弄不清楚今夕是何夕...

千万恨,从君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