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千万恨,从君剖

  但凡喝点酒的男人,一定都曾为一个女人深深地醉过。

经此,胤泽已然有所领会。

从未有品尝过醉酒的滋味啊,一场宿醉之后,胤泽真个儿是只识花开花落,不知春秋几何,弄不清楚今夕是何夕了。

自榻上坐起身,只觉头昏沉沉地,难受得紧,闷闷地唤了声:“常汀。”

常汀放下由炉中提壶的动作,回转向胤泽道:“皇上,您醒了?奴才在呢。”

听胤泽哑声问着:“现在什么时辰了?”

常汀沏了热茶,双手捧着送到胤泽跟前:“皇上,现在是卯时三刻。”

原来是要天亮了,弄得他还以为是要天黑了呢,接过热茶,掌在手心,纳闷道:“怎么,朕都睡了大半天了?”

常汀眨了眨眼,不忍心骗他:“皇上,您都睡了足足两天有余了。”

胤泽诧然了一瞬,默默转眼,喝了几口热茶,方才慢慢感觉舒服了些,而后,径自起身往书案而去。

轻撩衣摆,在椅上缓缓落座,小心翼翼地执起案上的一幅画,解开赤金锦绳,徐徐展开画卷来,斜身歪在灯下细细地注目凝视。

常汀陪侍在一旁,静静无话。

听胤泽忽而问他道:“常汀,你说什么样的女人才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

这可把常汀给难住了,一时答不上来,只说道:“皇上,奴才不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可自奴才到了蓝翎以后,就时有听说,升平年间,蓝翎珈蓝皇帝的公主最是难得的出众,小小年纪就貌倾天下,美艳无双。”

“珈蓝皇帝的公主?”

胤泽信口而言:“都是前朝作古的人了,还提她做什么?”

常汀道:“奴才听无色将军说,那位小公主若是还尚在人世的话,定然跟皇上如今的年纪一般无二,只是可惜,当年张易之攻陷蓝翎城的时候,那小公主就早一步被他属下给掳了去,弄得最后尸骨无存,张易之知道了,可气得不轻,毕竟这江山易得,绝世佳人难求啊,张易之后来登基了,一想起这一件事就禁不住也把他那个属下给杀了。”

胤泽听了就郁闷了:“这个姬无色,一天到晚打听这些乱七八糟的,也不知道他脑子里都装的什么。”

听胤泽在批无色,常汀不好搭话,只噤声不语。

胤泽垂眸,继续对着画上的人儿凝神,看这画上的人儿美啊,画这画的人更是出神入化。

可叹,世间无限丹青手,一片伤心画不成。

想起常汀方才说的江山易得,美人难求,更叫他心里愈发感觉悲戚。

自古,比似红颜多命薄,更不如今还有。

却竟这样莫名其妙的,就忽然间降临到了自己的身上。

——冰清,我幸而得你,却何不幸而未曾好好珍惜你;你幸而偶我,却何不幸而为我这般辜负!

一恸!

薄命长辞知己别,问人生到此凄凉否?

千万恨,从君剖。

千万恨,从君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