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人送外号叫张颠

  看得胤泽不由双颊一热,真弄不懂他们蓝翎的人,如何能这等奔放的。

胤泽避开眼去,一双俊眸愈加哀伤,

——是忽然想起自己的皇后来了。

傅君瑜娇笑着推开张法言,嗔道:“讨厌。”

转眼看看胤泽,而后踮起脚尖,对着张法言耳语了几句。

张法言遂看定胤泽而问:“你的,从哪里来的?”

什么你的?

胤泽微微蹙眉,回转身来,从容地走近张法言,目光清幽:“在下自蓝翎城而来,路过贵宝地,途中觉得腹中饥饿,所以来舍下叨扰,应该没有唐突二位吧?”

两夫妻对视一眼,各有想法。

但看张法言欢喜招待:“客官里面请,我好酒好菜给你备着呢。”

而傅君瑜却伸手拉回张法言,巧笑倩兮:“你说你自蓝翎城而来,那你可能否同我夫妻说说这蓝翎城吗?

话说,蓝翎城我到现在还没去过呢,真还觉得新鲜得很。”

张法言捏紧傅君瑜的手,不乐意道:“夫人想去就早些说嘛,你什么都不说,为夫怎么想得出来该要带你上那儿去。”

君瑜嗔怪地看张法言一眼,移目胤泽,等他回话。

胤泽一笑,是有些赞赏这个蓝翎的皇后了,还算机巧。

照着太傅曾经跟他说的话,胤泽这样道:“我蓝翎城地灵而人杰,人人握灵蛇之珠,家家抱荆山之玉。

如今适逢国难当头,更是风靡云蒸,阵容齐整,有的是豪杰英士。

干将莫邪,千锤百炼,拂钟无声,削铁如泥;青松翠柏,虽死犹生,重于泰山,浩气长存。

然,最美的,还当属我蓝翎城内的飞雪了。”

听得张法言一愣一愣的,傅君瑜也独因胤泽不凡的谈吐间,身上不经意透泄的霸气而为之倾倒。

任张法言亲自上前邀胤泽一同在桌边落座,一面吩咐下属上得好酒好菜来。

座上,张法言平整两袖,亲为胤泽斟酒,“痛饮狂歌空度日,飞扬跋扈为谁雄?兄台方才的话说得实在是好啊!来,我敬你一杯。”

这样快就接受他了,也实在是豪爽。

胤泽欣然而饮,尝到口中,眉宇一展:“不愧是‘雪雕’,真是难得的美酒!”

张法言更是欢欣鼓舞,指着满桌的小菜就无所顾忌地说起来了:“你再尝一尝我做的菜。”

胤泽依言举筷,从“山珍刺龙芽”那盘中夹了一筷子,往口中一送,听张法言续道:“我大名就叫张法言,人送外号叫张颠。”

是法言还是撒盐啊,竟然菜做得这样咸!

胤泽心里一片苦涩,面上却不动声色,端起杯子细细饮酒。

又听张法言说自己外号张颠,实在哭笑不得,天,这还是堂堂的一国之君吗?

人送外号叫张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