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心已死,留人何用?

  回望玉楼金阙,正水遮山隔。

夜半时分,九都,聂府。

胤泽穿了一身浅蓝的衣袍,当初“战神”的行头,悄无声息地就进了紧闭的漆黑府门。

走在当初三朝回门时曾经走过的,青石铺就的小径,沉沉的夜里,一眼望见的就是大堂里一片雪色,素衣缟服,白烛垂泪,好不凄凉的景象。

胤泽停了片刻,方才慢慢走进去,进去以后,见了聂府的管家聂铨跪在灵前烧纸钱,见了皇后的妹妹,未来的荣王妃馨羽,倚在胤祺肩头哭得凄凄凉凉,悲悲切切。

知道胤泽来了,胤祺和馨羽都没有睬他一眼,只当未见一般。

胤泽看着灵位上隶书书就的冰清的名字,一笔一划,窕递朱华,泪水瞬间夺眶而出,哑声道:“皇后,朕看你来了。”

胤祺听了觉得好笑,“皇上来看什么?来看热闹吗?”

多么熟悉的句式,让胤泽想起,自己当初也曾这样嫌恶过冰清,他的皇后。

又听馨羽道:“皇上姐夫不是叫我冰清姐姐滚到天边去吗?现在她滚了,你又追来做什么?”

滚到天边去吗?一想到自己曾经那样粗暴地对待冰清,胤泽的心里有多少的愧疚和难受。

他是想来看看冰清的,转眼,却什么也没有瞧见,忽然反应过来,这灵柩在哪里?不是应当搁在灵堂的吗?

“冰清在哪里?我要见冰清。”

胤祺寒声:“人死如灯灭,你永远也见不到了。”

胤泽瞪眼:“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胤祺道:“真是可笑之极,冰清活着的时候,皇上一点儿也不怜恤,如今死了,皇上反倒对一具尸体在意起来了。

只是可惜了,就算美人生前如何风华绝代,死了以后都不会好看,皇上还是不要看的好,省得弄脏了你的眼睛。”

馨羽惨声道:“冰清姐姐说了,色衰则爱驰,她说等她死的时候就快快把她下葬,她想,她唯一能保留的就是她留在人前的影像,其他的也再无所求了。皇帝陛下,你回去吧,冰清姐姐已经死了,你该要满意了。”

胤泽强忍着泪水:“馨羽,你为什么不救她?”

馨羽苦笑:“馨羽算什么,馨羽哪里能够跟皇上你抗衡呢?指不定哪一天皇上一个不高兴就下旨把馨羽也给处置了。

馨羽不是冰清姐姐,没有姐姐的聪慧,也不懂得该要为自己心爱的人付出一切,所以现在才能好好的站在这里跟皇上您说话。”

胤泽噤声不语。

胤祺则道:“我们家冰清说了,悲莫大于伤心,哀莫大于心死;心已死,留人何用?”

听得胤泽,只觉疼得心都起了褶皱,捏紧双拳,努力隐忍。

继而,看胤祺取出一个荷包,红底金线,牡丹花妍,对胤泽道:“皇上,这是我们家冰清让转交给向梅语姑娘的……”

心已死,留人何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