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狡兔死,走狗烹

  冰清泪眼凝眸,只见了眼前忽而有一抹汉白,模模糊糊的样影。

身在几步之外的人,那样迅速地向她奔来,长手一伸势要将她揽进怀里。

凄婉哀伤的清音,呐呐而起:“明锐哥哥……”

她已然不再是天衢的皇后,就自然不能再喊明锐一声“六叔”了。

冰清闭上泪眼,斜斜地软进明锐温暖的怀抱。

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需要一个肩膀。

除了明锐,这宫里怕是再不会有人这般心疼她,总在她需要倚靠的时候及时出现在她面前。

“清儿,我的清儿……”

明锐抱紧人,在她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的身子上细细摩挲。

弯身将人打横抱起,往自己来的方向疾步而去。

==================================*冰*清*皇*后*============================================

冰清前脚走出宁心宫,胤泽后脚就到了殿内。

对着他的母后执礼甚恭,听他母后说得轻轻巧巧:“聂冰清是哀家为泽儿选的皇后,哀家本以为以她的倾国绝色定能讨得泽儿欢心的,可泽儿却连她一根手指都不肯碰上一碰,看来,真是母后错了,母后当初不该想当然地替泽儿立后的。”

胤泽不语,不知道他的母后言是此般,意在何处。

聂飞凤悠悠一叹,续道:“如今,母后又将她废了,这空出的后位还给泽儿,泽儿可以自行做主,选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立为皇后,也算是母后对得起泽儿了。”

听他的皇后被废了,胤泽在心里好笑,他想,他的皇后,荣达也因为他母后,湮灭也因为他母后。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聂冰清啊聂冰清,你就注定是这样可悲的。

聂飞凤瞥胤泽一眼,淡淡道:“泽儿难道不满意母后的处置吗?”

胤泽摇头,口气凉凉:“儿臣不敢,儿臣谢母后恩典。”

“嗯,这就好。”

聂飞凤颔首,垂眸:“聂冰清虽然是母后说要废的,可毕竟还未有昭告天下,泽儿也无须费事,只赐她一杯毒鸩便好。”

继而,声色一变,“要知道,我聂家,决不允许出一个废后!”

胤泽明白过来,他的母后这是又要借刀杀人了。

可怜她聂冰清生在聂家,生来就是当棋子的宿命。

狡兔死,走狗烹,她是这样的命,她就得担待!

胤泽狠狠心,“母后所言甚是,儿臣这就派人前往九都……”

==================================*冰*清*皇*后*============================================

玄天门外,紫帷马车前,牧庸握紧冰清的一双纤手,絮絮叮嘱:“皇后且暂回九都探望一下家中老小,太傅这就去找陛下,定当要陛下亲自前往九都聂府把皇后风风光光地接回来。”

狡兔死,走狗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