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从此,天涯陌路

  “皇后且暂回九都探望一下家中老小,太傅这就去找陛下,定当要陛下亲自前往九都聂府,把皇后风风光光地接回来。”

车前的莫愁,不屑一顾;冰清则静默不语,想不出来胤泽到底将会如何对待自己。

明锐不悦,想冰清好不容易得以脱离苦海,不明白太傅还要瞎折腾什么。

第一次对牧庸说话时口气寒寒:“时辰不早了,太傅回去吧,太傅放心,有本王在,自然要把清儿照顾得妥妥当当。至于会不会再回来,还是让清儿自己决定。”

强行抱起冰清,转头就扬声嚷道:“夜晏,准备启程。”

“皇后,……”

牧庸依依难却地松开手来。

看冰清上了马车后,从车窗探出头来,对着他频频挥着小手:“太傅回去吧,冰清会好好等着太傅的。”

明锐听了就火大,钻进马车去,揽过冰清,毫不客气地打下碎花帘子,隔绝了牧庸的视线。

抱剑坐在夜晏边上的莫愁,对着牧庸说了最后一句话:“太傅不必求皇上接冰清回来,我们冰清从来就不稀罕皇家一针一线。太傅若当真心疼冰清,就让冰清做回原来的自己,这也才是凌风最想要的。凌风去蓝翎打仗未归,莫愁代他拜托太傅了。从此以后,天涯陌路,太傅保重了!”

这些人啊,一个比一个难缠的,说得牧庸愈发难受,想日后若当真再见不到冰清了,那可如何是好。

望着驶出宫门远去的马车,紧追几步:“皇后……”

==================================*冰*清*皇*后*============================================

杜鹃啼血,海棠垂泪,深愁浅愁伤秋瘦。

凤仪宫里,聂飞凤坐在座上,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看胤泽忽然去而又返,这一次这样悄无声息地步入殿内,神色深寒而坚毅。

聂飞凤怔了一怔,看一殿的宫女纷纷毕恭毕敬地对着胤泽施礼,胤泽却没有反应。

一失方才来时的恭敬和谦顺。

聂飞凤忽然间明白过来,却又真不敢相信。

直到殿外有披坚执锐御林军鱼贯入内,聂飞凤才沉着眸子,凉凉而问:“泽儿这是做什么?”

胤泽答得生硬:“儿臣来请母后移驾‘重华殿’的。”

重华殿?聂飞凤如何会记不得那是自己曾经做太子妃时住的地方,他竟然要自己再回到那样简陋僻静的地方去?

“泽儿是什么意思?”

胤泽道:“母后仰仗着国公执掌天衢多年,多有辛苦,既然泽儿今已亲政,就当对母后多多尽孝,让母后幽居独处,颐养天年。想这‘重华殿’曾是母后新婚所居,那当中的甜蜜美好应当还在母后心头萦绕才对,所以,儿臣以为那里最适合母后了,也好让母后时时记得,谁才是母后的夫!”

从此,天涯陌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