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临歧知悔已嫌迟

  然今,冰清觉得时候到了,是时候要为自己的傻哥哥谋幸福了。

“冰清……”

莫愁从不流眼泪的,竟也忍不住对着冰清哭了。

紫晴更是伤心得当下就滚出泪珠儿来。

==================================*冰*清*皇*后*============================================

昏暗而阴湿的天牢里,忽而光亮无匹,火把通明。

一阵齐整有致的声响过后,接着在耳旁清晰响起的便是沉沉的脚步声。

炎铸垂足坐在土炕上,转眼,专注地盯着烛火明亮之处,那个即将要走进他视线的人,暗暗思忖着,在这三更半夜来此的人会是谁呢?

当胤泽的身影在转角处出现,闯入他眼帘之际,炎铸那么明显地身子一颤,赶忙起身俯首跪拜:“罪臣,叩见皇帝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胤泽平平静静的脸孔上,波澜不起,只一双俊眸,隐隐透漏着心底的哀伤与愁苦,对身后的人淡淡启口:“把门打开。”

“是。”狱卒躬身上前,一阵锁链的相互碰击之后,牢门打开了,气氛再度沉闷下来。

一门之隔,却仿若是两个世界的极端,从来不曾体会到的纠结,尽在此刻涌上心头,竟是百味杂陈。

胤泽在心底轻轻一叹,说不出的难受,却还是沉稳地走进门去,停在炎铸跟前,定定地看着他披散在后背上的寸寸白发,久久不曾开言。

炎铸始终保持着伏地而拜的姿势,是觉得自己没有颜面再去面对胤泽。

静静的须臾,也错觉成了漫长的等待。各自都在等待着心知肚明却又无法宣之于口的言语。

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必当裹足不前,寸步难行。

到底,还是胤泽以这样的方式启口了:“昨日的猎人,今天的猎物,国公大人的身份,转变得也是很快了,不知道国公大人,在这里住得可还习惯吗?”

炎铸忐忑而答:“罪臣该死,罪臣罪有应得。”

“国公自己说说,国公到底是有什么罪了?”

炎铸久久接不上话,因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胤泽声线一变:“悖入非无悖出时,临歧知悔已嫌迟。国公大人便是到了如今都还不知罪的吗?”

炎铸不答,是不知该要如何去答了。

胤泽心里存着期待,存着侥幸,他希望是弄错了,希望所有的真相不过误会一场。

他都不知道自己大半夜颠颠地跑来天牢到底为了什么。

说的话也是前所未有的言不由衷了:“国公大人拿朕的话当耳旁风了吗?还是国公根本不知礼,不懂礼仪为何物?”

炎铸惶惶而言:“罪臣不敢。”

临歧知悔已嫌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