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问曲终人聚散

  他不会原谅她了,她这样伤害他,他再不肯原谅她了!

终于,忍不住窝进龙椅里泫然而泣,哑着声音唤着:“太傅……”

牧庸快步走上前去,环住胤泽歪在龙椅上微微瑟缩的肩膀,好生宽慰道:“陛下,太傅在呢,太傅一直都在呢。”

胤泽将头埋进牧庸怀里,哭得跟个孩子一般无二。

牧庸轻轻一叹,摩挲着胤泽的后背:“陛下不要难过了,其实先皇什么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先皇八年前就知晓了陛下的身世了,当年先皇三请牧庸而不仕,天衢人人都说牧庸‘天子不得而臣,诸侯不得而友’,然,纵是牧庸清高也好,孤傲也罢,牧庸到底还是受了先皇托孤之重负而入朝做了太傅。

只缘先皇力排众议,选择陛下的这般胸怀,不是寻常的英明二字能够赞誉的。

陛下想想先皇吧,想想先皇,陛下还有什么理由伤心难过呢?先皇在天有灵,看着陛下呢。”

胤泽想起皇爷爷更觉伤心不已,抱紧牧庸哭得愈加厉害了。

忽而,听得不知何处飘起了一曲清透而唯美的笛音,清清浅浅,似近在眼前;又如同飘在云端一般,空灵而飘缈。仿若一只温婉的手轻柔地抚在人心上。

这清静之声,养心之乐,能反朴归真,感悟人生。

异音相从之和,同声相应之韵,让胤泽慢慢止住哭声,溶进乐音里,疲累地抱着太傅,静静无话。

转而,这忽然而起的笛声又戛然而止。

短暂得有若惊鸿之一瞥。

凛得牧庸心头一颤。

==================================*冰*清*皇*后*============================================

滴阶响共蛩鸣切,入幕凉随夜气侵。

水上的无名亭里,手执短笛的曼妙少女,因耐不住夜里的寒凉而瑟缩不已,忽然身子一倾,竹笛落地,人也险些栽下水去。

莫愁一把环住身前人愈发纤细的腰肢,不由失声:“冰清!”

腕上搭着一件披风的紫晴更是骇得踏进前去,披风往冰清身上一裹,心疼得紧:“我的皇后娘娘,你都是何苦啊,好不容易睡下了,这又起来折腾什么?”

黑色披风的映衬下,愈觉纤小的人儿站直了身子,对着阶檐前的滴滴夜雨出神,想自己方才是睡下了,可今夜有人一定是睡不下了。

自己虽不能够光明正大地守在他身旁,陪他共度这人生最最艰难的时光,那么就让她为他赋笛一曲吧

——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

可奈何,奈何自己却已然这样不中用了,连一只短短的笛子都吹不动了。

不问曲终人聚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