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命里有时终须有

  “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无巧不成书。”

“无巧不成书?”

向梅语凉凉一笑,“主持太过,必有所偏!皇后就没听说过‘弄巧成拙’吗?”

冰清淡然一笑:“清者自清。”

向梅语毫不退让:“浊者也未必言浊!”

冰清垂眸:“看来,向姑娘是吃定本宫了。”

向梅语嘲讽道:“梅语承认皇后的确是生得美丽,可皇后当应明白,以色事人,景不能长,没有一个男人会只爱一个花瓶,至少胤泽不是!

何况皇后娘娘还是这样一个城府极深的女人!胤泽最恨的就是别人玩弄权术,以权谋私,皇后你这样处心积虑,费尽心思,到头来也不过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皇后若安安分分的,胤泽还是会念在你们有夫妻之名的情份上,让你继续做皇后……

梅语言尽于此,皇后好自为之。”

冰清听了,心里一阵难受,想向梅语的这一番话当是出自胤泽之口的吧?

想来,自己跟胤泽之间,也就只能这样了。

用余光看定向梅语:“向姑娘请留步。”

清清淡淡的声音,听得向梅语心上一颤,收住步子,停在门口,等她说话。

冰清起身,从容道:“九都霍乱,恐非寻常,向姑娘冰雪聪明,还当懂得看通全局才好。

依本宫之见,向姑娘还是且回府安坐,须知,凡事有可为有可不为,保全自己才是道理,莫要让陛下,为你伤心了。”

向梅语漠然一哂:“皇后娘娘多心了。”

话罢,再不多做停留。

==================================*冰*清*皇*后*============================================

夕阳西下,古道双马。

明锐带着冰清骑马,胤祺驭马随在一侧。

明锐神色匆匆,脸上担忧之色分明,一手牢牢扣住冰清的纤腰,一手摸着冰清热热的脸儿,直低头向怀里的人儿喃喃道:“清儿你撑着点,六叔这就带你回宫了。”

胤祺赶马紧紧相随,愁眉道:“六叔,这样忽冷忽热的,皇后受不受得住?”

明锐也急了,却毫无办法,只闷闷无话。

进了宫门后,由胤祺开道,明锐背起冰清直往凤仪宫而去,可把等在宫门口,翘首以望的莫愁和紫晴骇得不轻。

紫晴,莫愁赶紧服侍冰清卧床而眠。

莫愁接着就把明锐跟胤祺通通赶出宫门去,弄得明锐好不痛快。

叔侄两人也不好多做逗留,遂各自回了各自的住处。

命里有时终须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