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蓝翎再见了

  冰清问:“‘怅尔咏怀,曾无阮籍之思’?”

言下之意是说无住乃自怨自艾,既怀才不遇,何不像阮籍那样遁迹山林、咏怀终日?

无住道:“‘余独坐一隅,孤愤五蠹。虽身在江海,而心驰遥阙’。

寂寞夜何久!

虽说‘白云在天,清江极目,可以散孤愤,可以游太清’,然‘独幽默而深林潜居,时岁忽兮。孤愤遐吟,谁知吾心’?”

冰清莞尔:“冰清闻:‘过去心不可有,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不知道长所谓的‘吾心’指的是哪一个心呢?”

无住愕然。

冰清续道:“‘仰望白日光,皎皎高且悬;兼烛入宏内,物类无颇偏’。

君子‘不患人之不知己,患不知人也’;‘不患人之不己知,患其不能也’,人不知而不愠,方而君子。

道长既是通学大成,如何不懂这样明白晓畅的道理,便是懂了又如何言行不一呢?”

无住更觉错愕。

“‘主持太过,势有所偏’。君子就该光明磊落,胸襟坦荡。儒家也说:‘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个‘天下’未尝就有国界之分,道长在蓝翎不得志,如何到了天衢就替人落阱下石?”

无住红脸,噤声不语。

冰清语重心长:“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施之于人,当念己身。道长自何处来就回何处去吧,自古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何苦来趟这一滩浑水,想必道长也不希望做政治的牺牲品。”

无住赶紧起身一揖:“冰清说得是,无住受教了。无住这便回蓝翎去,从此一心向善,当‘修己以敬,修己以安人,修己以安百姓。’”

冰清轻轻点头,起身道:“道长多保重,我们有缘的话,蓝翎再见了。”

==================================*冰*清*皇*后*============================================

黑红油漆的匾额,鎏金凝炼的大字,赫然映入眼帘的是“仙客来”三个大字。

这里是九都,最华贵的茶楼。

明轩一路随着冰清走进“仙客来”的雅阁里,对于方才的听道长作法一事,冰清让他大开眼界,不想一向怯懦的皇后这般了不起,难怪明锐和胤祺通通都那样喜欢皇后,看来也不是没有道理。

几人前脚进门,甄彧后脚就带人追了来。

“参见睿王,参见明王,参见荣亲王,参见……”

怎么皇后也在这里?

明轩知他所惑,只淡淡问道:“你怎么来了?”

甄彧道:“回禀睿王,西僵、北藩同时兴兵蓝翎,皇上让臣诏睿王火速进宫,共商大计。”

明轩缄默无语。

蓝翎再见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