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何以家为?

  她幸而在天衢得了一个家,又何不幸而失了整个蓝翎;她幸而得遇胤泽,又何不幸而不为胤泽所爱。

冰清轻轻一叹,身后的人忽然伸了一只大手缠上她的纤腰,凑到她跟前,愁眉不悦:“清儿,回去吧,六叔改日再陪你来好不好?”

知道六叔的秉性,对于这般亲昵的动作,冰清也很淡然:“六叔,你怎么就打退堂鼓了?有冰清在,你还怕会染上霍乱吗?”

明锐险些呛住,环紧冰清,自她身后贴到她跟前,摸着她的脸儿道:“清儿不知道六叔是担心你吗?清儿不知道,在这世间没有人比六叔更心疼你!”

冰清垂眸而笑,轻轻从明锐怀里挣脱出来。

明锐顺着她散在额前的碎发,却见得了她光洁细腻的额上一块刺目的血红,再度将冰清压进怀里,扣紧了质问:“这伤哪里来的?嗯?”

冰清轻叹一声,自嘲道:“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

明锐转过她的身子,拨开黑发瞧得仔细,伸手轻轻一摸:“疼吗?”

额上的疼怎么能比得上心上的疼呢?

冰清不答,只默默移开明锐的大手。

明锐却是不依:“清儿,谁打你了吗?”

冰清摇头,淡淡一笑:“没有,是冰清自己不小心碰伤了。”

他笃定她绝不会撒谎,所以她说起谎来叫他觉得很不痛快。

听了这话明锐断然不信,还想追问,一只大手没来由地将他大力一拉,听明轩的声音喝道:“明锐,不得对皇后无礼。”

明锐松手,看着会合而来的明轩、胤祺、馨羽,说得无辜:“我哪里无礼了?”

“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明锐没好气道:“体统是皇家的,本王是没有的!”

“你……”明轩无奈,懒得跟他吵,遂转向冰清:“来,皇后这边请。”

“四叔请。”

明锐闷闷地跟在后边,好不痛快。

几人一路走着,悉心观察着九都的状况。

经行聂府门前时,冰清驻足凝望,俄而,收回视线,继续前行。

馨羽一奇:“皇后姐姐,我们到家了,你不进去看看吗?”

冰清止步,没有说话。

馨羽道:“九都霍乱,大哥又不在家,皇后姐姐到了家门口怎么不肯进去看看呢?难道皇后姐姐一点儿不惦念铨叔,不记挂家中老小的吗?”

冰清回身,清清启口:“国之不存,何以家为?冰清是皇后,自当以天衢万户千家为重。走吧,馨羽。”

说毕,径自而去。

听得明轩怔愣一时,想皇后从云峥回来的路上,还曾在病中呢喃说想要回家的,可如今到了家门口又不肯进去,叫他一阵莫名的触动。遂忙赶上冰清。

何以家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