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还不给朕滚!

  该死,她是到底给他灌了什么?!

倏忽间,胤泽就觉身上渐渐褪热,冷却下来,方才的狂躁亦慢慢消失。

胤泽睁开深黑的一双眼睛,直望入冰清清亮的泪眼中,下一瞬就迅速地放开手来,反手将身上的冰清往外狠狠一推。

气力之大,直推得冰清重重地摔倒在地上,一头磕在瓷杯的碎片上。

冰清强忍着不出声,撑着手,慢慢坐起身来,一头长发散落了一地;一道血水自额上喷涌而出,染红了冰清一只白皙的小手。

这样狼狈的场面,她自进宫以来就时有遇见了,可哪一次都没有这一次让她感到那样屈辱,那样痛苦,想她在人前这样唯唯诺诺,这样胆小怯懦,都还逃不过阴谋算计的。

胤泽垂足坐在龙榻上,怒目瞪着他的皇后看,痛心疾首——

这就是他一直以为生得美丽却从来不会奉承,不懂讨好,不事雕琢的皇后啊!

他以为她跟别人是不一样的,他以为他的皇后除了怯懦,起码还算温柔和顺,还尚知书达礼,可不想,她竟然也是这样的下作,这样的处心积虑,这样的恬不知耻!

难道他们聂家的女人都是这样钩引男人的吗?

胤泽只觉恶心之极!

暴怒地咆哮:“还不给朕滚!”

得了这一句,冰清伤心得泪水决堤似的就涌了出来,默默起身,退出殿去。

==================================*冰*清*皇*后*============================================

秋末薄凉的日光下,牧庸在陶然亭里的书架上仔细地翻找着书。

明锐仰面躺在花梨躺椅里,摊着一本书,尚未瞅上两眼就将书盖在脸上,枕着手呼呼大睡起来。

牧庸半晌没听见他说话,正好奇他连日来都兀自叨叨絮絮,怎么今儿个这样安静,回头一看,见人正睡着呢。

牧庸摇头叹笑,转眼,就见了冰清莲步轻移,步入亭来。

声音清淡:“太傅。”

牧庸放下手上的书,迎上前去:“太傅正有事想找皇后请教一二,皇后这便就来了……”

牧庸看他端庄美丽的皇后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第一眼看出来的就是她的妆扮,虽说她也跟平日一样穿了一身的凤衣的,可额上散着的碎发总感觉怪异得很,别有一种沧桑和凄婉,叫他怜心大起。

冰清信步而前,目光停在案上摆放着的一把“绿绮”上:“太傅想问的可是霍乱吗?”

牧庸点头:“太傅总觉得这次霍乱来得蹊跷而怪异,却不能力证出到底是哪里不对劲,而皇后精通医理,必定比太傅清明。故而,太傅想问问皇后,依皇后看,这‘霍乱’,可真是霍乱吗?”

冰清一手搁在身前,一手摸上琴弦,看似漫不经心:“何所谓真不真呢?真也好,假也罢。假作真时真也假呢……”

还不给朕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