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他不娶,也得娶!

  “今逢王爷荣登之庆,可喜可贺,太傅一时兴起,忍不住想做个和事佬,荣亲王且听太傅说几句如何?”

见是博学儒雅的太傅,胤祺赶忙转身,恭敬请道:“太傅请讲。”

牧庸缓声道:“《诗经·國风·周南》有云:‘桃之妖妖,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室谓夫妇所居;家谓一门之内’;‘女有家,男有室’,故而,‘室家谓夫妇也’。

常言都道是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少年夫妻老来伴。

虽说这身为男儿便当以家國为先,王爷更是忝荷大任,义在安國。可这‘一戈口中國,一瓦顶成家;家是最小國,國是千万家’。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毛之不覆,皮将不皮啊!”

“嗯,太傅说的有道理,”胤泽连连颔首,“荣亲王若是一心为國而不成家,那朕也不答应的。”

国公不悦,起身道:“皇上,虽说这‘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可国公以为,名不正则言不顺,这终身大事还须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是正理,严姑娘未禀双亲,焉能草率从之?”

胤泽默然。

但听馨羽道:“馨羽有人生,没人养,馨羽的终身大事,除了皇后姐姐没有人能为馨羽做主。”

说得胤泽怜惜顿生:“馨羽啊,这凰自己要嫁,可这凤他还不想求,你看怎么办?皇上姐夫听你的。”

馨羽进前:“皇上姐夫,就是因为他还不愿意娶,馨羽才找皇上姐夫的,皇上姐夫你金口玉言,说出去的话就是圣旨,只要皇上姐夫你为馨羽赐婚,他不娶,也得娶!”

想干嘛?逼婚吗?胤祺瞪大了眼,平日里怎么就没看出来这丫头这般能耐的,屡遭拒绝还不罢不休,莫不是,有军师?

睿王明轩面容肃然,立身一揖道:“皇上,严姑娘乃是皇后的妹妹,亦是个难得的好姑娘,臣以为皇上大可将严姑娘指给荣亲王,这感情可以培养,性格可以迁就……”

四叔?你又来了!胤泽一想起当初母后说要替自己立妃的时候,四叔也是这么说的来着。

胤祺一听,赶紧打住:“皇上,臣胤祺只愿终身不娶!”

这般决然,叫所有人都不禁愣住了。

胤泽怔了一怔:“终身不娶?那朕要怎么跟皇爷爷交代的?既然这样,那朕便替荣亲王指皇后的妹妹严馨羽为妃,待王府落成之日完婚,届时双喜临门。请太傅做主婚人吧,这圣旨和婚书也一并劳烦太傅亲力亲为了。”

牧庸笑而作揖:“臣遵旨。”说着又转向胤祺:“恭喜荣亲王,恭喜王妃了。”

在座的其余大臣皆随声附和。

“皇上,我……”胤祺看看上座的胤泽和冰清,又看看身边的馨羽,一副欲哭不能的神情。

他不娶,也得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