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勤政清明复清明

  听胤泽下了逐客令,炎铸意犹未尽的垂首:“是,老臣告退……”

能似今日这般近距离的好好看一看胤泽,于他而言,是何等的不易。

他还有好多好多的话想要跟胤泽说的,可每每话到嘴边,滚得几滚,又咽了回去。

====================冰*清*皇*后======================

秋色无多,早是败荷衰柳。霜前雁后。

胤泽捏着一张卷好的羊皮图纸,欢欢喜喜地往陶然亭而来。

远远的,就见了他的太傅正给他的皇后倒酒,胤泽心里就纳闷了,他皇后难道不是来跟太傅学作课业的吗?

怎么师生两个搁这陶然亭里悄悄喝起酒来了?

想太傅从来就未有这样对过自己,待他的皇后却是有天壤之别的。

胤泽放轻步子,步入亭中,泰然地在冰清身后驻足。

牧庸目光一转,笑意吟吟:“是陛下来了,太傅正请皇后喝酒呢。”

冰清搁下杯盏,从容起身:“陛下。”

胤泽看他皇后一眼,仍对着他垂眸无话,遂转向牧庸,“太傅好兴致。”

说着,胤泽往冰清用的杯盏里斟满了酒,端起酒杯细细一品,不由颔首:“嗯,‘入口柔,一线喉’!”

牧庸笑意更浓:“‘一滴甘醇落入口,千粒珍珠滚下喉’。此酒来自蓝翎,陛下初饮若此,第二杯便要见到它的厉害了,三杯下去可就得回去昏昏而睡了。”

胤泽一听,却是不信,可他并非意气用事的人,也就不会为了跟酒较劲把自己喝得人事不知的。

只点头而笑:“谁都能醉,朕可不能醉了,朕还有事要劳烦太傅呢。”

牧庸闻言将酒器挪在一旁,看胤泽将手上的羊皮图纸放到案上,徐徐展开。

竟是天衢收罗云峥、耶罗,扩充之后的崭新版图。

牧庸含笑,连连颔首。

胤泽道:“太傅,朕想云峥和耶罗这一北一南两个国家,分隔日久,当须有能够方便两国交通的路道以使其资源得以共享,吏治得以同一。

故而,朕打算将云水再度改道,还其云锣原貌,使云水得以纵贯东方,沟通两国。这样以后,耶罗水利无忧,农事愈嘉,兵事可期,而同时又可增强我天衢国力;就连名字朕都想好了,改新的云水名为云罗河,以契合云峥、耶罗之一统,太傅觉得这可好吗?”

牧庸二话不说,起身向胤泽一揖道:“陛下圣明!”

得了太傅的支持,胤泽更觉干劲十足,又向牧庸道:“朕能得云峥、耶罗,使两国归天衢统辖,一句‘敲山震虎’太傅功不可没。

常言都道是守业更比创业难,江山易得不易守,太傅不如就在此图上为朕题一两句恰如‘勤政清明复清明’之类的勉词如何?也好让朕时时牢记,‘月盈则亏,水满则溢’的道理。”

勤政清明复清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