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出嫁从夫

  牧庸一听又是那个“八岁”,更是伤心不已,竟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默默颔首。

沉沉一叹,就起身往外慢慢走去。

胤泽有一瞬的错愕,竟觉太傅似忽然间就老了好几岁一般。

却不明白,太傅缘何会为他的皇后这样伤心。

明锐听莫愁说治不好冰清的病,顿时神容惨淡,想要上前看一看冰清又不能够,便更觉难受得紧,遂对胤泽恚怒:“皇上不会照顾人就跟本王说一声,本王……”

“明锐!”明轩赶紧将这添乱的人大力推出帐外,唤来夜晏好生看护。

明锐被明轩送了出来,正想发作一番,转眼就见了向梅语立在大帐外,逡巡不前。

明锐立时迁怒,冲着向梅语咆哮:“向姑娘来看什么?来看清儿什么时候能把皇后的位子让出来吗?本王告诉你,有本王在,你向梅语就死了这条心,别做你的春秋大梦了,识相的给本王滚得远远的,别叫本王看见你!”

“明,锐!”明轩一急,赶忙将明锐推得远远的,让夜晏和方才被胤泽赶出来的宫溟一同把他送回自己的营帐去。

又转向委屈不已的向梅语,抱歉道:“向姑娘,明王说话有口无心,方才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见怪。”

向梅语强颜一笑,淡淡摇头。

明轩又道:“那向姑娘还是先回营帐歇息吧,皇后病得严重,皇上怕是一时走不开,今晚可能没有时间陪向姑娘了,向姑娘多多体谅皇上才好。”

向梅语脸上一红,也觉尴尬得紧,一时什么也说不出来,只对明轩点点头,转身就离去了。

待明轩再回到胤泽帐内,隐隐听得冰清在睡梦里声声呢喃:“清……凌风,哥,我想回家……凌风,我要回家,凌风……”

看胤泽坐在床沿上,一面替冰清掖好被子,一面对着她愠怒道:“皇后跟国舅到底是不是亲生兄妹?皇后为什么总叫国舅的名讳?难道说皇后是聂医官捡回来的不成?”

听得众人心上一惊。

馨羽一奇:“皇上姐夫,你怎么会……”

“馨羽!”莫愁赶忙高喝了一声。

胤泽、明轩、胤祺、甄彧、常汀、紫晴纷纷转眼,探询地看定这两个人。

馨羽迅速地看莫愁一眼,移目胤泽,脸色一变,嗔道:“皇上姐夫怎么会这样说!”

胤泽眸子一深,仍有所惑。

但听莫愁凉凉道:“冰清十三岁就没了爹,凌风是她唯一的哥哥,也是她唯一可亲的人,长兄如父,冰清自然是对凌风依念不舍的,没什么好奇怪的。”

言下之意,就是根本没把胤泽当一回事。

胤泽更是气得不行,对着冰清拧眉:“皇后知道长兄如父,难道就不懂出嫁从夫的吗?皇后嫁了朕,朕就是你的家,朕都在这里,皇后还想回哪里去?!”

出嫁从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