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格调当依旧

  胤泽瞬间垮脸,默然不予回应。

冰清等了一等,未听胤泽说话,遂抬起眼来。

却见了他跟向梅语一起,审视般地对着自己看。

直看得冰清,是受不住的尴尬,默默垂眸,忍辱负重地对胤泽道:“臣妾就跟国舅说几句话便好,绝不耽搁行程,求陛下恩准。”

她是怕回宫之后再难见到国舅了吗?也实在难得看她有这般坚持的时候。

可见他的皇后,对国舅的感情是很不一般了。

胤泽因此而深感不痛快,却也只好任由她去,否则,他皇后的心,怕是永远都要跟他离得远远的了。

胤泽也不看她,只凉凉启口:“准了。”

“谢陛下。”

语调立时就比方才轻快了许多,胤泽明显感受到了冰清的欢喜之情。

想她从来不在自己面前流露感情,今天却这样不加掩饰,胤泽不觉气闷得紧,当即转眼向冰清看去。一副“你比高兴得太早!”的吃人模样。

冰清只仿若未见一般,淡淡低头,退开胤泽一些些后,方才转身而去。

胤泽看着他的皇后步子轻盈地向着国舅而去

——他看见国舅凌风原本凄寒一片的脸孔上,因着他皇后的到来而瞬间解冻,变得清晰明快,甚至隐露笑意;

他看见怒刀四兄弟停在国舅身边,拿着大刀,双手抱在胸前,醉眼迷离地盯着他皇后看,仿若在欣赏一件工艺精湛的惊世玉器一般;

他看见他的皇后盈盈立于国舅身前,对着国舅柔情似水,含情脉脉地叮嘱着什么,夕照染上她雪色的裙裾,白衣翩然,素裳飘扬,气韵之高洁,恍然若九天仙子;

他看见国舅脸上笑得温暖,却竟然对着他的皇后垂下泪来;

他看见他的皇后拿着帕子,踮起脚尖为国舅轻轻擦眼泪;

他甚至看见,国舅在众目睽睽之下,弯起一指为他皇后轻轻拭泪,举手间的温柔,便一如他对他的语儿,一般无二。

——握帕泪盈眸,欲说还休。人间情是阿谁留?千丈游丝不落地,风外悠悠。

这哪里还是兄妹啊,分明就是一对情深意笃的恋人,正难分难舍,依依惜别。

胤泽不禁醋意大炽,阴郁不已,想他的皇后跟太傅笑,为国舅哭,对着他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的。

她胆敢叫他这样难受,那么他也绝不会让她好过。

转身吩咐睿王明轩下令启程。

明轩领旨,拍了拍那对着冰清,醋意惺惺的明锐,示意他上马。

却听明锐忘情而吟:“‘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想来,冰清也只有对着国舅才会含情凝睇,哭笑恣意。”

明轩微不可闻地轻轻一叹,遂往后传令去了。

“太傅。”冰清走回牧庸身边,清亮的眼眸中泪光莹莹。

牧庸心上一疼,含笑道:“‘清人梦魂,千里人长久,’便是雨僝云僽,格调当依旧!”

格调当依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