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古来万事东流水

  明锐撇嘴,深吸口气,努力隐忍。

待胤泽游览了一番云水风光,再度停下步子时,陈谖遂好心上前解说道:“东君陛下,这云水源于云峥跟北藩交界的洛林山脉,水清质纯,既能灌浇田地,引以抗旱,又能供水路交通。

其北起嘉麟,南接洛耶,益两地行商坐贾,客货往来,商贸为之更盛,人情因之愈嘉。

东君若要尽览云峥美景,绝佳之策,可效云龑帝造龙船,可仿云升帝修水榭,乘兴而游,兴尽而憩,游戏休憩之间,而风景、民情俱可得也!”

胤泽闻之,举目而望云水浩淼,默默无话。

身后的群臣遂开始交头接耳,似以为此计为佳。

牧庸举步上前,向胤泽一揖道:“陛下,臣闻云水乃是云鹰帝所开掘,云锣国破之前,云水当是从北而南,纵贯一国。

而自翼王耶贺穆北立政权,帝号云龑,云锣一分为二,北为云峥,南称耶罗。从此,云水水河为之改道,自云锣中部而佚,东流入海,遂成云水今日‘木拐’形制。

臣翻查云锣书史当日,曾一时兴起,因着云锣内政而为此河题过一诗,虽难登大雅之堂,却也还算得言而有事,陛下可愿听一听吗?”

胤泽道:“太傅请讲,朕洗耳恭听。”

牧庸直起身子,移目云水:“尽道国破为此河,至今千里赖通波。‘若无水殿龙舟事,共禹论功不较多。’”

此诗一出,陈谖不觉忆及云鹰帝在位时,那诸多因奢靡享乐和无度挥霍而惹起的民生疾苦,当场红脸,登时无话。

胤泽闻言,目光若水,日暮下熠熠生辉:“古有社稷之臣,至如太傅,然矣!”

向梅语也道:“天衢有太傅,实在是社稷之福!”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牧庸亦不过说了几句实话耳。”牧庸说毕,继而移目冰清。

胤泽转眼,却见了冰清对着太傅,笑得又甜又美。

胤泽闷闷不再言语。

想他的皇后对着他的时候却是从来都不笑的。

====================冰*清*皇*后======================

收了云峥,胤泽便当要班师回朝了,带走了所有重臣,却将国舅凌风给留下了。

招来怒刀四人,好生吩咐道:“朕先回朝,你四人跟随国舅留守云峥,待朕理好国事自会将你四人同国舅一并召回。你们且安心留下,回天城之后,朕自当论功行赏。”

刀见愁和刀见笑、刀见客三兄弟相视一眼,只觉扫兴得很。

刀见怒想了想,问:“那留下来可有酒喝,有肉吃吗?”

胤泽看一眼身边的向梅语,微微一笑:“那是自然。不过,这肉可以多吃,酒却不能多饮。”

刀见笑连连摆手:“那酒喝起来谁还知道多少啊?自然是喝到尽兴方为好了。”

古来万事东流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