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秀色可餐

  杨宽为他那严肃的神容弄得难受,不觉也跟着肃然:“陈公莫要担心,待我杨宽将他逮了来,看天衢半边江山尽归我云峥所有,到那时我再一举夺下耶罗,岂不美哉!”

陈谖却道:“据臣所知,天衢的新帝虽然年幼,却小小年纪颇有才干,何况他的身边还有姬无相这样的大将,伍牧庸这样的谋臣,知己不知彼,驸马不可不慎啊。”

杨宽颔首,很是谦逊地问:“那依陈公之见,该当如何是处呢?”

陈谖道:“依臣之见,足下深沟、高垒、坚营,勿轻举妄动,等待时机,方能兵不血刃,旗开得胜;而若‘贪取涓滴之微利’,则必‘自弃丘山之大功乎’!请驸马三思而后行。”

杨宽连连颔首,表示自己愿意听取陈谖的意见。

可陈谖一走,他又开始着手筹划自己的大计了。

===========****===========

冰清整日呆在大帐里,常常是刚醒了过来又睡了过去。

一到日落西山的时刻,紫晴都会为她备好热水让她沐浴,为的,是不想晚上对着胤泽的尴尬。

凌风和胤祺打猎回来,等在帐外要求要见冰清时,冰清连头发都尚未烘干就跑了出来,美人出浴,芙蓉出水,看得两个人愣在当场。

凌风手上抱着的小白兔险些就掉下地去。待回神时才将受了腿伤的白兔交给冰清,为的是怕冰清一个人寂寞。

冰清欣然接过,抱着兔子回了营帐,取出伤药和细布给它仔细裹伤。

日日被明轩监守着的明锐,难得能好好看一眼冰清,却见她几日下来,对一只兔子百般照顾,呵护不已,只恨不能自己也化作一只兔子才好。

入夜,在一所大帐里安排下了酒席,桌桌都摆满了白日猎来的各色野味。

对着这么丰盛的菜肴,众人都欢喜不已,唯有冰清什么胃口都没有,只是不时抬眼看着上座的胤泽和向梅语。

这算来当是冰清第一次见向梅语穿女装,也说不出来怎么倾城倾国,只觉得如玉般美丽,似梅般清雅,不经意的,给人一种疏影横斜,暗香浮动的清幽与美好,不造作,不扭捏,看着就很舒服。

冰清虽不能够更进一步了解向梅语许多,可心忖,能叫胤泽倾心的女子,必定是很不一般的了。

向梅语知道冰清在看着自己,遂也抬眼看了冰清一眼,四目相对时,只见向梅语的眼中,满满的,都是戒备。

看得冰清尴尬不已,只对着她淡淡而笑,默默垂眸。

晚宴一开始,夜晏、常汀等人就在一边帮着斟酒,明锐一碗下去,喝得有滋有味,牧庸坐在他左手边,好心好意向他道:“明王,酒不是这样喝法的,慢慢饮,太傅看这鹿肉美味啊,以小茴解膻,用青飒锁香,火候也刚刚好,明王不妨用些?”

明锐示意夜晏继续给自己倒酒,盯着斜对面的冰清,醉眼迷离地答牧庸的话:“皇后娘娘秀色可餐,本王有酒便好了。”

秀色可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