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童言无忌

  明锐眸子一深,贴近了牧庸道:“太傅,本王上回从蓝翎带回了好些‘雪雕’,要不回宫后,明锐给太傅送几坛孝敬太傅?”

“雪雕”,名酒也,盛产于蓝翎。

牧庸离开蓝翎十年,久不曾喝“雪雕”,乍闻明锐有这等美酒,当即动摇:“小饮怡情,明王不嫌弃就拿去吧。”

看得一旁的明轩瞠目结舌啊,什么时候太傅也叫明锐给收买了?

===========****=========

胤泽坐在上座品茶,将底下人的一举一动尽都清清楚楚地收在眼底。

向梅语倚在他身旁,看着明锐和牧庸,向他低声道:“皇上身边的人,语儿最敬重的就是太傅。”

胤泽听着她说话,唇角微微扬起,似是自豪得很。

向梅语话锋一转:“只是,语儿觉得皇上的六叔明王也太目无君上了些。”

胤泽刚刚泛起的笑意,立时隐没,垂下眼眸,喝着茶,淡淡无话。

听向梅语续道:“不是语儿离间你君臣关系,只是语儿不明白,明王行事作风实在有损皇上威严,譬如那日在莽山山脚下,他对皇上那样不敬,可为何皇上连假意的一句教训都没有,这样由着他去,皇上不怕他非但不领皇上宽厚仁慈之情,反而变本加厉,到时候皇上又该要如何震慑百官呢?”

胤泽看身边的碧衣人儿一眼,抬手替她将额际垂下的青丝温柔地顺到耳后,只淡淡说了句:“童言无忌。”

听得向梅语蓦地睁大了秀目,愣在当场。

所谓的童言无忌,意思就是胤泽将他的四叔明锐只当成是一个孩子来看待,既然是小孩子说的话,就自然无须跟他一般见识,如若跟一个孩子也计较不休,岂不是在无形之中就把自己也当成了孩子?

胤泽有把握牢牢控制住明锐不叫他逃出自己的五指山,也是因为需要胤泽为自己的国家民族考虑,需要他有这样的气度,所以,即使明锐曾经伤害过他,他也还是能够再一再二,甚至是再三地容忍他。

他答应过先皇要替他补偿明锐的,君诺重,不轻许,胤泽是对谁都不会轻许诺言的,包括向梅语;可一旦许下了,就必定一诺千金!

向梅语不懂胤泽这句“童言无忌”更深的含义,亦不会明白,能被君王当成孩子看的人是很幸运的,因为君主能够容忍他;而被君王当成小孩子看的人同时又是很悲哀的,因其容易被包容,却永远不可能得到重用。

向梅语看着身边深不可测的男子,忽然间觉得自己其实离得他挺遥远的,以至于时常看不清他到底是怎么样想的,包括他到底又是怎么样对待自己的。

胤泽见她许久不说话,不由转头柔声问道:“语儿怎么?”

向梅语淡淡扯出微笑:“语儿没事,语儿只是担心皇上此番‘秋狩’罢了。”

童言无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