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国宝之事

  冰清起先还放不开,后来才慢慢全身心地融入牧庸为她构筑的怡然自适的天地里。

牧庸立在她身侧,等着她再睁开眼来,脸上露出的夺目微笑,看得牧庸亦心满意足地笑了。

“皇后感觉如何?”

冰清收回手来,欢欣的看向牧庸:“太傅,冰清感受到了太傅说的会心玄远,可是心境澄明,无攻心事吗?”

牧庸不由颔首:“会心玄远,则必当‘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边云卷云舒’!”

冰清依声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继而问牧庸道:“太傅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吗?”

牧庸示意她跟着自己继续走,并不直接回答,只含笑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天地有大美而不言’。‘仰观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如同皇后当日在‘陶然亭’里对明王说的那一番佛家之言般,凡事不太过于执着,人生方能长乐。”

想起冰清那日在“陶然亭”里跟明锐说的那番意味深长的话,牧庸兴趣非常,却也因此而忍不住止步问她道:“对了,明王那日在‘陶然亭’里跟皇后怎么说的‘国宝’之事?”

冰清想了想,道:“六叔说,这是他一生最最伤怀的事,也是他一直都无法原谅自己的严重过失。”

牧庸点头,等着冰清续言。

“六叔说两年前他曾经在天城街头救下了一个差点被人欺负的姑娘,名叫宝珠,带回宫才知道,那位宝珠姑娘原是宝玉王妃的远房表妹,六叔说宝珠姑娘因感念六叔的的救命之恩,对六叔心生爱慕,便让宝玉王妃去替她说媒,她想做明王妃。

可是,六叔说他心里早就有了喜欢的人,断不肯娶一个自己不爱的王妃。六叔这一拒绝可把宝珠姑娘给伤心坏了,回去哭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听人说在御花园里打捞到一具尸体,原是宝珠姑娘夜里投了湖……

宫里为了皇家名誉着想,把这一件事瞒了下来,就连宝珠姑娘的全名都不曾留下,冰清也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人以‘国’为姓的呢,所以传到后来便是以讹传讹,传成了‘国宝’了。”

牧庸瞪大了眼,不想明锐这样能编的!他果然是没有跟冰清说实话!

说姓国就罢了,竟然还敢说是宝玉王妃的远房表妹?他都不担心淑妃哪日无意间跟冰清说起她的远房亲戚来,两下里一对证,一旦被拆穿了,他是想打算怎么圆谎!?

冰清续道:“六叔说,他原不知道宝珠姑娘是那样一个烈性女子,他为此而感到自责,他怪自己实在太自私了,否则宝珠姑娘就不会枉送性命的。

太傅,你觉得这‘国宝’之事,六叔可有错吗?”

国宝之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