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怜取眼前人

  冰清笑而不语,只静静地等着太傅。

牧庸作势忖了一忖后,方才清清启口道:“皇后,——‘温柔纤小,才陪玳瑁之筵;宛转娇羞,未入芙蓉之帐’!”

说得冰清不觉小脸绯红。

胤泽可是听出来了太傅的言外之意,弦外之音,却仍旧是不动声色。

但听太傅续道:“臣曾闻古人言:‘美人艳处,目十三四岁以至二十三,只有十年颜色。譬如花之初放,芳菲妖媚,全在此际,过此,则如花之盛开,非不烂漫,而零谢随之矣。

然,世亦有羡慕半老佳人者,以其争领情趣,固有可爱。而香销红褪,终如花色衰谢之后,只有一种可怜之态耳。’

陛下,‘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一向年光有限身’,劝君怜取眼前人!”

胤泽听在心里,却默默然不予回应。

恰在此时,无相打马赶来,向胤泽禀道:“皇上,这里就是‘莽山’山脚了,臣察其形,当可止舍。”

胤泽简默不言,只首肯而已,自己又亲自下得马来,听着无相对他细数着如何地势甚宜,当可止舍。

无色也凑在一边听着,以便胤泽随时给他下达指令。

冰清独坐在马上,同太傅一起遥望着天际的最后一抹余晖,静静享受着“人约黄昏后”的静谧美好。

一匹青白杂色的马,甩了甩尾,欢快地自行凑近胤泽的那匹“玄狐”马去,不安分地就贴近了往上蹭,“玄狐”回它一眼,往前挪了挪,不予理睬,可那匹毛色青白的马,却是不休不挠,亦步亦趋,依依相随。

“玄狐”忽然躁动不安起来,嘶声一鸣,撒开蹄子就兀自跑将开了。

青白杂色的马亦紧追不舍。

冰清不备,原本搭在马鞍前桥的手,因着“玄狐”突然的狂奔而瞬间松开。

彼时,便见得马上的冰清有若风雨当中摇曳的蝴蝶一般,美丽而脆弱,扣人心弦,动人心魄。

牧庸赶紧打马追去,一面喊道:“皇后抓紧缰绳。”

远远地注视着冰清的凌风,更是猛地一鞭座骑,追着人,狂奔而去,一面高声喊道:“冰冰!”

“该死!”胤泽拧着眉,低低地咒出一声,当即足尖轻点,腾地而起,不借任何外力而在空中飞速滑翔,看得明轩、胤祺等人大吃了一惊。

胤泽越过牧庸和凌风,踩着那匹追着“玄狐”跑的青白杂色马的头,纵身飞向“玄狐”,长手一伸,勘勘捞住冰清斜斜坠下马去的纤细身子。

胤泽抱住人跌落在青翠的草坪上,在地上滚出一段距离之后,方消解了推力,而停当下来。

胤泽被冰清压在身下,只觉浑身酥麻,一点儿力气也使不出来了,躺在地上,摊着双手,就起不来了。

怜取眼前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