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七荤八素

  “皇上还是太子的时候,有一次跟长孙殿下一起偷偷去西郊打猎,在回来的路上正见一个富家少年在教训一个纨绔子弟,皇上为那少年在街市上对‘何为君子’的一番议论深感兴趣,又听说那个俊美的少年郎竟然是向阁老家的小姐,皇上更是喜欢的紧,看向姑娘被欺负了就赶紧上前英雄救美,只此一邂逅,郎有情,妾有意,好事就成了呗。

话说,当时一起去的长孙殿下,眼红得不行,还一直抱憾说自己跟向姑娘没缘分呢。”

话罢,转头看一眼莫愁,讪讪而问:“怎么样?”

莫愁乜斜着眼,不屑地吐出两个字来:“庸俗!”

常汀登时无话。

只听得耳畔有碎碎的马蹄声响得几响,接着便见了凌风跟胤祺一同在车旁勒住马头。

他二人方才在拐弯处远远地看见常汀险些坠下车来,疑是马受了惊,不好驾驭,因为冰清在车上,自然是万分关心的,遂不约而同,特意打马过来看看。

莫愁看着凌风和胤祺,正要开言,但听凌风抢先问道:“发生什么事了?马车没怎么样吧?”

莫愁莫名地移目常汀,常汀怔了一怔,亦是不解地答道:“没怎么样啊?”

胤祺问:“没怎么样,那你怎么险些摔下来了?”

常汀立时会意,转向莫愁,正见人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更是受惊不已,只得哑巴吃黄连,有苦也不能说啊。

凌风跟胤祺见这边无事,也放下心来,拨转马头正要归位,冰清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掀起车窗上的帘子,以素帕掩口,吐得个七荤八素,可呕了半天愣是什么也没吐出来。

她本就害怕自己会遇见如此尴尬的局面,临行前什么也没吃,不想便是这样,也不能避免有这难堪的时候。

凌风吓了一跳,赶紧从马上低下头去,蹙眉道:“皇后娘娘没事吧?”

胤祺也回过马来,“皇后娘娘怎么了?”

紫晴在里面替冰清揉着背心,凑到车窗前,忧虑道:“国舅,长孙殿下,皇后不会坐马车,这可怎么是好呀?”

凌风自是知道的,可知道又如何呢?知道了也不能自行替冰清主张。

今日的冰清乃是天衢有名无实的皇后,再非他往昔可亲可疼的妹妹了。

凌风一时愁容惨淡,心疼得受不住,只好转眼看向胤祺,毕竟他也是明家的人。

胤祺当下拍马上前,让常汀停下马车来,常汀未得圣意,不敢自作主张,可叫莫愁瞪了一眼后,二话不说就把马车给停了下来。

紧跟在后边的一辆深蓝色马车里,牧庸为这忽然的停步而纳闷不已,打开帘子往外一瞧,却见了国舅凌风跟长孙胤祺都围在皇后车前,暗想皇后怕是出了什么状况,当即从马车中下来,径直向皇后的马车而去。

七荤八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