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是值得的

  炎铸专注着心中的百感交集,以至于,宫溟依约到了他身后,他却意外的没有反应。

“义父……”

须臾,炎铸沉沉一叹,回转身来,用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淡淡道:“‘秋狩’将近,皇上不日即将要赴东城,带上了太傅,却留下了义父我跟向阁老……溟儿,”

“孩儿在。”

“义父要你跟着皇上一起去‘秋狩’,一路上你要好好看护他,一旦有什么事,就马上给义父传书,义父自会派人暗中援手。”

宫溟稍稍迟疑后,执礼颔首:“义父放心,孩儿明白。”

===========****===========

雪裳微护冰肌,芳容淡淡。

夏末的清晨,暖风醺醺。冰清穿了一袭绣黑色铁线菊花叶的白裙,用雪色发带束着清简的发髻,散在身前的三千青丝,长有三尺,光可鉴人。

在莫愁和紫晴的陪侍下,冰清听着耳畔一声声或大或小的啧啧称赞,径直向着当初三朝回门时乘过的蓝帷马车走去。

莫愁扶她登上马车的一瞬,一阵马蹄声由远及近清清传入耳来。

冰清询声望去,却见是一名碧衣男子骑着一匹黑得发亮的高头大马奔腾而来;车队之首,胤泽束着紫金冠,穿着嵌着金色龙纹的红袍,披着玄色糅金披风,等在那里,含笑待人驰近。

下一刻,冰清才看清了那所谓的碧衣男子,便是自己初次去“陶然亭”时,在池畔见到过的,陪胤泽一起下棋的人,诚然,便是向阁老的千金,向梅语小姐。

“吁”的一声,向梅语勒住缰绳,停在当场,还未下马,先同胤泽招呼道:“皇上,我来了!”

胤泽笑得明朗,亲自上前扶她下马。

被派去接向梅语的甄彧,本想依礼向胤泽复命,可见他二人这般亲热,还是识相地乖乖退下了。

当着百官的面,胤泽那样自然地伸手握住向梅语的手,亲和无间地赞道:“马骑得不错!”

向梅语听得心中欢喜:“哪有,是皇上送的马好。”说着看了眼身后的黑色骏马,唇角勾起幸福的微笑。

胤泽伸手替她理了理额前被晨风吹乱的头发,心疼道:“要语儿赶在这短短的时日里学会骑马,实在是辛苦语儿了。”

向梅语看着此时此刻的胤泽,俊逸潇洒,威仪不凡,对着她时,眼中满满的都是柔情,不觉粲然而笑道:“语儿不辛苦,能跟着皇上一起去领略秋日狩猎的风光,便是再苦,那也是值得的。”

胤泽得她这一句话,心中蓦然一动,若不是当着百官的面,他还真忍不住想把人往怀里拥。

两个人执手相对,向梅语瞥了眼身边都在看着他二人的百官们,赧然一笑就要把手从胤泽手中抽出来,胤泽却是不依,反而加大了力度,同她十指相扣。

是值得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