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原谅母后

  胤泽埋怨道:“这云峥自云龑帝之后便是外强中干,到了云升帝这一朝,更是大权旁落在驸马杨宽手里,杨宽倚仗着惠敏公主的爱宠胡做非为,把整个云峥搅得是乌烟瘴气……实在‘食之无肉,弃之可惜’!”

牧庸听了就笑了,知胤泽如此抱怨,亦不过是想向他讨个肯定,遂启口道:“‘偏听则暗,兼听则明’,陛下但看一纸奏表,也不曾亲历亲访,缘何就敢笃定‘食之无肉’?”

胤泽一时无话,牧庸又续道:“万事开头难,陛下的睿智,果敢,遇事不畏难,还有难得的阴鸷沉笃,这些无一不叫牧庸钦佩不已,牧庸相信陛下此行,定当一鸣惊人!”

自己只说了一句话罢了,却叫太傅看透了心思,还这般宛转受用,胤泽当即松快下来,问牧庸道:“太傅,‘秋狩’将近,太傅可还有何要跟朕说的吗?”

牧庸稍事斟酌后,道:“无他,只两句耳。”

胤泽屏息等待。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不审势,即宽严皆误。”

胤泽依声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笑而颔首:“太傅,朕记下了。”

===========****===========

“母后,儿臣不日即将要往东城‘秋狩’,只怕是一时难以回朝,接下来的时间都不能在母后跟前尽孝了。儿臣不孝,万望母后保重凤体,通泰安康,福寿齐享。”

宁心宫里,胤泽向聂飞凤做临行前的道别。

聂飞凤也不看他一眼,似是在思忖些什么,半晌方才轻启朱唇,淡淡道:“泽儿,去吧。”

胤泽等着她跟自己说几句什么,不想等了半晌,只等到了一句“去吧”,胤泽只觉自己一颗心蓦地冷将下来,不由在心里苦涩地想,从自己记事开始十几年到如今,本就早该习惯了的事,如何还会在今时今日对他的母后存有这样的奢望呢?

“是,儿臣告退。”

聂飞凤抬眼,看着胤泽离去的背影,在心里暗暗呢喃着:“泽儿,你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选择做了我聂飞凤的儿子,我们母子注定今生无缘,但愿来世不要再重蹈今生的孽债。

你若是喜爱‘秋狩’那便放开怀抱,好生玩乐,这也算是我这个做母后的唯一能够为你做的了。等到你再回来的时候,一定记得,千万,要原谅母后……”

==========****============

炎铸目送着胤泽从“宁心宫”里走出来,沉重而迟缓,再到轻快而自适,步调在稍稍停留的瞬时而发生的转换,看得炎铸心中百感交集。

以至于,宫溟依约到了他身后,他却意外的没有反应。

“义父……”

原谅母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